炙熱的夏季-找不到對手

 

 

「對不起。」安倍上月雙手合十向大家道歉,她一直找不到能和棒球社練習的隊伍。

 

其實這個結果眾人早就猜到,一點也不令人感到意外,畢竟沒有隊伍會和一個名不經傳的球隊練習,尤其是剛成立的球隊。

 

 

「上月老師別在意,練習賽顧名思義就是要能夠為自己球隊帶來一定的練習經驗,所以通常都會找實力不太低的隊伍來練習,像我們這種剛成立的球隊,當然不會有人想和我們練習。」山口道山安慰。

 

 

「老實說,針對我們的狀況來看,打不打練習賽並沒有多大差別。」神宮速水點頭同意。

 

「可是經驗真的很重要,尤其隊中有一半以上的人都沒有正式上場的經驗。」安倍上月並非對棒球完全無知,她很明白練習賽有多重要。

 

「那也要看是不是準備好了,對我們而言,與其成為練習賽經驗的受害者,不如強化身為選手該有的身體反射動作。」

 

 

「再來一球。」阿久津神高舉右手指揮,目前球隊中任務最重要的餵球都是由他主導,山口道山和神宮速水都只能做輔助。

 

神宮速水為了避免阿久津神過度勞累.也很謹慎注意他的狀況。

 

另一方面,兩津川澄除了基本體能訓練和指導守備練習外,大部份時間都在做個人投球練習。

 

 

山口道山與神宮速水則為了即將到來的比賽做計畫與守備調整,因為受限於新生們的訓練不夠,兩人都忙於指導訓練,甚至無法抽出時間分析第一場月音大選手的戰力。

 

而日前脫隊的宮本安田也回歸隊伍,重新開始訓練時的精神,完全集中起來,而且還努力加大練習量。

 

所有人都感受到他回歸後的衝勁,每個人打起十二萬分精神,打算用最激昂的士氣去面對未來的比賽。

 

在時間不足的情況下,新生們愈能體悟出基本訓練比起花時間偵查對手更重要,沒有人希望第一場比賽就輸掉的感覺,每個人都想要贏。

 

直到第一場預賽前的一週,兩津川澄也回到球隊參與整合訓練......

 

 

※※※※※※※※※※※※※※※※※※※※※※※※※※※※※※※※※※※※※※

 

 

「撲過去啊!」關太大聲斥喝,正在對一軍後補球員訓話。

 

「真有精神啊。」芹則搖頭苦笑。

 

「沒辦法,今年夏天我們就要退下來了。」源賴也是一樣無奈。

 

「錯失春季冠軍,這次我不會再放手了。」芹則神情一轉,流露出堅毅的表情。

 

「沒錯,那些後補球員也該要努力一點,要不然夏季結束,二年級先發球員中只剩日向。」

 

「哈,說起日向,他雖然是個頂尖球員,但不適合當隊長啊。」

 

「算了,別想那麼多,只要有日向在,相南是不會輸在前四強的。」

 

 

就在芹則和源賴兩人看著關太嚴厲的對後補選手訓話時,隊長藤島暗自煩惱。

 

今年的練習賽,除了月初有二支定期會來的球隊以外,直到練習賽的規劃期間結束,再也沒有一隊接受一軍練習賽的邀請。

 

並不是真的沒有別校球隊不接受邀請練習賽,而是大部份的隊伍都只和二軍或三軍練習,一軍的練習賽只有二支固定隊伍來打。

 

這和半年前,一堆學校主動邀一軍比賽的情況是兩極化。

 

所以大部份的時間,一軍只好和二軍或三軍做練習。

 

想到這點,藤島的目光不禁望向日向星川。

 

 

「去年首登場就被稱為天才,直到今日己經成為帝王,明年呢?真期待明年,他將會被冠以何種名稱?」藤島心中這麼想著。

 

畢竟,眾多球隊就是畏懼日向星川的超強打擊力,所以過往曾主動邀請的球隊,紛紛轉向二軍,這些球隊失去向帝王挑戰的力量,準備退居第二名,守住第二名席次。

 

 

反觀埔上棒球社的相南棒球社,兩支隊伍所面臨的情況都相同,同樣都缺少練習比賽的對手,然而結果一樣,意義卻迥然不同。

 

相南球隊是沒有球隊敢來挑戰,埔上球隊則是沒有球隊想來挑戰,這種情況被記者查出,賽前甚至被各大報戲稱最強與最弱的球隊。

 

 

只有東京日報沒有對埔上球隊做出譏諷,反將話題轉向日向星川,由藥師寺夢對日向星川所做的第二次個人專訪,內容涉及當前訓練情形以及春季比賽被東條一朗擊中手臂的復原狀況。

 

 

甚至還有日向星川的感情世界與觀感,這是星川迷們最想知道的消息。

 

雖然藥師寺夢在上次採訪時,早已從日向星川口中知道“埔上的川澄”,當天回去就趕緊查詢曾與西條中學對戰過的球隊選手。

 

但因為查詢的方向錯誤,所以一直找不到‘埔上的川澄“。

 

 

藥師寺夢甚至一度誤以為是叫埔上川澄的人,後來詢問荻元 崎才知是埔上高校的川澄,但她還是找不到有關兩津川澄的資料,因為她以日向星川的勁敵來查找,所以一直沒有發覺兩津川澄也是西條中學的球員。

 

 

報導的最後,藥師寺夢留下一句令所有讀者好奇的話。

 

「日向心目中的對手到底是誰?」

 

 

※※※※※※※※※※※※※※※※※※※※※※※※※※※※※※※※※※※※※※

 

 

「哼,這個女人!」波田治久冷笑。

 

「除了東條以外還有誰?」福田和眾球員相當不以為然。

 

 

另一方面,當事者卻被同伴們追問。

 

「學長~」平野綾子向日向星川撒嬌,雙手緊緊抱著他的胳膊。

 

平野綾子是今年入部的一年級經理,活潑好動有朝氣,相當有人緣,而她是標準的日向星川迷,同時也是日向星川的中學學妹兼社團經理。

 

平野綾子來到相南球隊的第一天,自我介紹時就給眾球員一記震撼彈:「我是星川學長的妻子,請多指教。」

 

「別聽綾子亂說!」日向星川趕緊撇清。

 

「這下有人要打翻醋罈子囉。」有些知道蛯原奈奈心意的經理,不免向她開玩笑,蛯原奈奈只是皺起小鼻子向對方做鬼臉。

 

 

※※※※※※※※※※※※※※※※※※※※※※※※※※※※※※※※※※※※※※

 

 

荻元 崎點起一根菸,猛然吸了一大口才緩緩朝向空中吐出。

 

「愛野,這個陣容未免太......」

 

「很令人吃驚吧?」

 

「高中百米記錄的鬼塚、中學地區大賽亞軍投手阿久津、外國球團重點培訓的選手神宮以及中學地區大賽連續三年冠軍最優秀的投捕,不過他們居然不再當伙伴?」

 

「除了神宮以外,其他人你想怎麼報導就隨你。」

 

「其他人都是新手?」

 

「有幾個打過社區棒球,不過全都沒有參加過正式比賽。」

 

「甲子園冠軍?沒有練習賽上的了檯面嗎?你們這個球隊實在太極端,要說贏的確會贏,但是也可能大輸,說實話,真的太難評論。」

 

「所以才會找你來報導啊。」

 

「這真的是一篇很有挑戰的報導,咦,兩津不是因為手受傷而不能投球?他是後補選手?」

 

安倍愛野微笑不語,她想讓荻元 崎親自證實這支球隊的重生與力量。

 

 

※※※※※※※※※※※※※※※※※※※※※※※※※※※※※※※※※※※※※※

 

 

「安田!」神宮速水一邊吆喝,一邊指向左外野,宮本安田拼命跑向落點,雙手高舉接球,再奮力將球傳回本壘。

 

只有十人的球隊,沒辦法做完整比賽,所以只好輪流防守與打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者 的頭像
某者

江湖人 江湖劒 某者

某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