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的夏季-西東京甲子園代表權

〔今天是甲子園預賽的最後一天,結束傍晚的行程後,所有的甲子園代表隊將出爐,現在為大家播報西東京甲子園代表權的最後一場比賽,相南對富平。
今天仍由我寺澤與海谷評論員為大家分析戰況。〕

〔大家好,我是海谷。〕
〔海谷對今天的比賽有什麼看法?〕
〔老實說,看著相南比賽至今,真的沒有什麼看法,只有一個強烈的觀念──強。〕
〔看來相南今天的比賽也是十分有看頭。〕
〔其實西東京代表權爭奪戰即將進入尾聲,相南的對手富平,能夠擠進決賽也是很難得,尤其是他們的投手-河原,表現得相當不俗。〕

〔是,河原預賽前六場的防禦率只有一成七七,被全壘打零支,雖然三振人數比較低,只有十人,不過滾地球與高飛球比率是十七比四,雙殺高達二十一次。〕

〔他是一個優秀的二縫線快速球投手,因為這個球路下沉的特色,讓所有打擊者的高超技巧都無法發揮,總是以滾地球來做結尾,因此雙殺是很自然的事。〕
〔不過河原的四壞球保送偏高?〕
〔嗯,這是他的缺點,希望他能改進。〕
〔那麼比賽開始了!相南先攻,第一棒三號一壘手藤島上場,河原面對腳程很快的藤島,這是一個精彩的對決。〕

〔沒錯,河原不擅長三振,反而是以滾地球來做處理,剛好面對的藤島是一位充滿速度的選手,就算只是一顆捕手前落地的滾地球,他也能及時衝上一壘。〕

〔沒想到才一開賽,就能欣賞如此緊張的對決,不過才剛說河原的缺點是壞球數偏高,轉眼間就對藤島投了三顆壞球。
擊出去了!藤島把球擊飛,這是一記平飛球,河原跳起來擋了一下,球落在二壘前,二壘手將球撿起來,不過來不及了,藤島站上一壘。
二棒六號游擊手井川登場,面對井川的河原會投出什麼球?第一球是壞球,接著第二球又是壞球,從剛才到現在,河原投了五個壞球,真不知道該說這是正常還是不正常的狀況。〕

〔壞球多的確會影響表現,不過河原還是能在最後關頭穩住。〕
〔又是一個壞球,下一球井川會選擇不揮棒還是等待保送?井川揮棒了,是一記看起來有點深遠又不太深遠的高飛球,中間野手站定位置,接殺!〕

〔河原應該打從心底感謝他的隊友,如果沒有那些隊友,就不會有今天的他,能夠放心投出下沉球,尤其是游擊手多古,他所策動的雙殺有十三次之多。〕

〔想必河原花了不少錢請他的隊友,以表達心意,哈哈!〕寺澤又在做多餘的猜測。
〔現在河原面對的是第三棒八號中間野手深田,轉眼間又投了二壞球,第三球投出──〕
〔不妙,一壘的藤島開跑盜壘,深田的棒子揮空,形成一好二壞,藤島盜上二壘,這是藤島第九次盜壘成功,他的腳程快到讓任何人都無法反應過來,之前的幾場比賽,還因此讓投手犯規。〕

〔真的是很讓敵隊傷腦筋的一名選手。〕
〔的確如此,河原投出第四球,深田打擊出去,是平飛球!被游擊手多古接殺,藤島沒辦法跑回二壘被封殺!富平完美的雙殺戰術在第一局就給對方下馬威。〕

〔富平的防守的確有一手,這是相南自預賽以來,第一次沒有在第一局取分,前三棒也是頭一遭沒有建樹,讓四棒日向沒有出場的機會,不知道日向與河原的對決會摩擦出什麼花火?只得靜待下一局。〕

「明年如果會遇上的話,藤島的確是很麻煩的選手。」山口道山在相南加油區推斷。
「放心,他不是問題,如果我是捕手,我就不會讓他有機會碰到球,連觸擊也別想。」
「這句話從你口中說出來,還真讓人不得不信,而且藤島的速度雖然快,但仍比不上你。」
「沒錯,論速度我只會輸給武山。」神宮速水驕傲的表示。
「依今年的狀況來看,冠軍不是相南就是明水。」
「不,冠軍會是相南,星川不會輸給任何人,包括東條一郎。」兩津川澄表情慎重。
「那我們來打賭好了,你選相南,我就選明水,嘿嘿。」神宮速水玩心大起。
「誰賭明水,就別想在香月家享用免費和半價餐囉。」酒井小南提醒神宮速水。
「咳──」神宮速水尷尬的望向伊香香月,她報以淡淡的微笑指著蛯原奈奈,提醒他這裡可是相南加油區。
「這就是我為什麼要選相南贏的原因。」兩津川澄向神宮速水開玩笑。

※※※※※※※※※※※※※※※※※※※※※※※※※※※※※※※※※※※※※※

〔淺川今年的表現比去年還要好,目前相南總失分為七,淺川自責分只有三,如果他能繼續維持無失分投完七局,防禦率將是零點五,可望成為預賽表現最佳的投手。〕

〔二號投手芹則的表現雖然不如淺川,不過只要能將球壓下,還是能期待他有不錯的表現,雖然說這個還早,不過很期待他在秋季預賽的成長。〕

〔正如海谷所言,如果他不成長的話,相南在秋季預賽可要吃足苦頭囉!還有可能無法取得春季甲子園的門票呢!〕

「乂──」支持相南的球迷們聽到寺澤這樣的說詞,強烈反彈一起噓他。
〔眾怒難犯啊,寺澤。〕
「乂──」
〔其實我也是很支持相南,所以這可說是忠言逆耳啊!〕
〔咳咳──〕海谷暗示他,不可以表示自己的立場。
〔糟啦,顧著和大家講解淺見今年的表現,沒想到淺見一下就解決對方三個人次。〕
「乂──」

「真是個十足的笨蛋呢!」野口明石難得在球員面前打哈欠。
「不過他說的的確是事實。」顧問神情凝重同意寺澤的話。

〔現在換相南攻擊,派出的是第四棒日向星川,讓大家久等的精彩對決要開戰了。〕寺澤隆重歡迎日向星川,才將不滿的球迷安撫下來,開始轉為對日向星川的歡呼。

日向星川凝望加油區的人群,深吸一口氣,踏上打擊區。
河原面對他也不敢大意,連搖了幾次頭才點頭,可見得河原和捕手對於要如何處理他的意見有些不同,不過最後兩人還是同意用最擅長的下沉球來對付。

河原重新調整自己的呼吸,投出二縫線快速球,雖然是個漂亮的直球,不過球路略為偏下,沒有進入好球帶。
果然,主審判定壞球。
河原再次深呼吸調整,剛才那球並未下墜,自己投壞了,應該是太早將球投出去,必須要再晚一點出手。
河原投出第二球,彷彿有二條平行線呈水平方向流動,日向星川看準球路運行的方向,知道紅線球準備墜下,大棒一揮。
噹啷,紅線球飛得老遠,一下子就跑進觀眾席,眾人搶成一團。

〔全壘打!不愧是東京之龍──日向星川!〕

※※※※※※※※※※※※※※※※※※※※※※※※※※※※※※※※※※※※※※

最後,相南以七比零獲勝,富平的河原投手未能在後半局壓制相南的打擊而吞敗。
西東京甲子園代表權由相南高校取得。
記者們爭先恐後訪問率先得分的日向星川。
「恭喜你們獲得西東京代表權。」
「謝謝。」
「對於河原選手有什麼看法嗎?」
「他是很不錯的投手。」
「即將踏上甲子園,會不會很緊張。」
「不會。」
「日向選手那麼帥,請問有沒有女朋友?」突然有個嬌小可愛的女記者問了這個問題,其他記者不免笑了出來,大家猜想她可能是某娛樂報記者。
「沒有。」
「有喜歡的對象或類型?」既然有記者首開前例,其他記者也開始訪問個人喜好。
「這個......」日向星川聽到這個問題,不禁靦腆起來,不知道要怎麼回答。
「球員要休息了,等等還有授旗典禮。」野口明石這時候跳出來幫他應付,將記者們請出去,接著就向播報台走去。

〔授旗典禮前,我們就先來訪問相南高校的教練野口明石。〕
〔寺澤、海谷,大家好。〕
〔我己經忘記有多少年,野口教練總是在這時候坐在我旁邊接受訪問。〕
〔是啊,好久了。〕
〔那麼請問野口教練對於日向的表現有什麼看法?〕
〔星川雖然是很優秀的新生,但是他還有一些問題需要去克服,並不是在第一年進入甲子園就可以發現。〕
〔就算今年拿到甲子園冠軍也是一樣嗎?〕
〔沒錯,就算拿到甲子園冠軍,我還是會說相同的話。〕
〔沒想到野口教練對日向的要求挺嚴格的。〕
〔不只是他,我對所有球員一視同仁。〕
〔那麼再請教一個問題,對於日前藥師寺夢記者所發表的一篇劃時代英雄,內文中所談及有關明水工校波田治久教練所說的那一番話,你有什麼想法嗎?〕
〔關於這點,我認為他所說的,獲得冠軍才是英雄的證明,這句話只是掩飾他的另一種說辭,也就是所謂的英雄是被媒體拱出來。〕
〔怎麼說?〕
〔所謂的冠軍是英雄的證明,說好聽的確是這樣,用另一種說法就是英雄其實是被冠軍拱出來,如果沒了冠軍就無法證明誰才是英雄,這樣是稱不上英雄。〕
〔那麼你同意他說的日向是被媒體拱出來的嗎?〕
〔有實力才能被拱出來,才能被媒體喜愛,真正的英雄不需要任何加冕,只需要用實力證明,而冠軍是全隊努力合作得來的,不是英雄一個人的象徵。〕
〔感覺好像繞口令,聽得有點暈頭轉向。〕
〔總而言之,冠軍證明的是全隊的英雄,而不是只拱著東條一個人成為英雄,真正有實力的英雄會由媒體來驗證,就算沒獲得冠軍,他仍然是英雄,這是無可置疑。〕
〔感覺野口教練似乎不是很樂觀?〕
〔想必大家都很清楚,投手淺見和捕手谷由打完這季甲子園比賽後就會退社,而芹則現階段的表現還待加強,必須找個和他配合不錯的捕手,不過我很肯定他可以成為一號投手。〕

〔那麼讓我們祝福相南能獲得全年度甲子園冠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者 的頭像
某者

江湖人 江湖劒 某者

某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