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的夏季-烏龍一場

「還差一人、還差一人。」山口道山同意加入後,神宮速水接連數天都高興的跳著來上課,嘴裡老是掛著這句話。

「還沒找到第四個人嗎?」山口道山問。
「嗯。」
「放學後,和我到田徑場,你應該會對他有興趣。」
「能讓你推薦的人,應該十分有趣。」
「這個嘛,我可不敢肯定。」

放學後,兩人來到百米練習場,數十名男女穿著T恤與短褲練習激烈的跑步。
「黑色巨人耶!」
「來這裡做什麼?」
「你們沒聽說前幾天他在壘球場上的光榮事跡?他隨手一揮就把球打爆。」
「那他該不會要來和我們比百米?」
「他不是說要組什麼球隊?」
「美式足球隊?」
「他是來踢館的吧?」
「踢館?」
「據說明天他還要去柔道社踢館。」田徑社百米成員竊竊私語,黑色巨人所到之處,都會被傳成誇大不實的謠言。

「你們幾個是來聊天的嗎?」負責百米組的組長警告那些人,那些悄悄話的聲音才消失,不過眾人的眼光還是不時飄向神宮速水。

神宮速水和山口道山一直靠近到組長身後才停下腳步。
「黑色巨人的視力何時退化成必須到這麼前面來作筆記?」組長開玩笑。
「來逛逛嘛!」
「有什麼想要的人盡量挑,我非常想看你所領導的......棒球社,對嗎?有什麼精彩的表現。」
「學長怎麼知道棒球社的事?」
「如果我連這種事都不知道的話,那我現在就會站在那群人之中。」組長指向剛才那群私下聊天的社員。

「我可以佩服的拍拍手嗎?」
「別耍我了,除非你想加入百米組,隨便看看,這交給你了。」組長知道黑色巨人所到之處,都會發生一些事情,不如將場面交給他,自己還可以偷懶先回家。

「你看那邊。」山口道山等組長的背影消失在眼前後,指著在草地拉筋熱身的人,他留著及肩的長髮,沒有綁起來,又刻意將頭髮遮在前面,活像個披頭散髮的瘋子。
「他是......」
「因為你說有查過前三年地區大會的報導,所以我就帶你來看看這個人。」
「我想想,他是不是擅投變化球的阿久津神?」
「賓果!就是地區大賽第二名,表現僅次於川澄的投手。」
「他怎麼跑來玩百米賽跑。」
「該怎麼說?他是一個很瘋狂的人。」
「瘋狂?」
「我們連續三年都在決賽碰頭,他的投法一次比一次刁鑽,也多虧他的幫忙,我現在才有精準的判斷力。」
「原來你的判斷力是被敵人訓練出來。」
「有機會的話,敵人就會成為隊友。」
「他的表現如何?」
「球感極佳,卻不按牌理出牌,很特別的一個人。」
「我去和他聊聊。」

※※※※※※※※※※※※※※※※※※※※※※※※※※※※※※※※※※※※※※

「哈囉!神。」
「請叫我的英文名字。」阿久津神看了神宮速水一眼。
「英文名字?KAMI?」阿久津神不理會神宮速水,看來並不是這個唸法。
「叫他GOD。」在對面草地拉筋的學長告訴神宮速水。
「GOD?」神宮速水覺得這個人恐怕比自己還怪。
「有事嗎?」阿久津神總算回應了。
「OH~GOD。」
「別和我說英文,我聽不懂。」阿久津神突然冒出這句話,坐在對面草地的那個學長噗的一聲笑出來。
「哈哈!」神宮速水也忍不住大笑。
「你笑什麼。」阿久津神終於轉頭面對他。
「你真是有趣的GOD。」
「YES。」
「你現在有什麼事?」神宮速水反問阿久津神。
「我速度很快哦!」
「只要贏你,你肯來棒球社?」
「棒球社?」阿久津神聽到這三個字,馬上跳起來:「你是優秀的捕手嗎?」
「絕對不會是第二名捕手。」神宮速水搖頭表示。
「只要你和那位學長比百米,贏了他,我就是棒球社唯一的投手。」
「GOD,別把我拖下水。」學長抱怨。
「如果學長不洩漏我的英文名字,就不會發生這種事。」
「意思是要我負一半的責任?」
「沒辦法,負責交涉的我辛苦一點,把輕鬆的部份交給學長。」
「跑百米那裡輕鬆啊,累死人了。」
「對學長來說很輕鬆啊,你剛好也可以挑戰全世界運動最發達的黑人。」
「哈哈,你搞錯了,他是日本人。」
「反正皮膚黑的就是黑人。」
「什麼歪理。」
「總之,最困難的交涉我成功了,接下來就看學長囉。」阿久津神就像局外人一樣站在旁邊。
「要比嗎?你是......」
「鬼塚武山,叫我鬼塚或武山都可以,不用加學長。」
「武山人真不錯,哈哈。」
「我熱好身了,你呢?」
「我不用熱身啦,來比吧。」

※※※※※※※※※※※※※※※※※※※※※※※※※※※※※※※※※※※※※※

二年級的鬼塚武山和三年級學長報備一下,三年級生馬上替他清空練習跑道。
神宮速水沒想到這個二年級生居然可以請得動三年級生幫他清空跑道,這傢伙是什麼來頭。
山口道山看到這個情形就知道神宮速水要開始比賽,於是走過來了解一下狀況。

「至少換件容易跑的服裝?」鬼塚武山建議。
「不用啦。」神宮速水脫下制服,露出緊實健壯的二頭肌,再將直筒的褲管捲到大腿上,稍微扭動腳踝。
「怎麼不是和阿久津比?」山口道山感到疑惑。
「你不都說他是不按牌理出牌的人嗎?」
「也對,那和你比賽的是......」
「鬼塚武山學長。」
「什麼!」山口道山聽見這個名字,馬上搖頭。
「別擔心,百米賽跑也是我的強項之一。」神宮速水比個OK的手勢後,就站在跑道上,準備起跑。

「除非是參加奧運的選手,否則沒人能贏過高中記錄保持者。」山口道山不樂觀的表示。

跑道上放了兩台起跑器,一台放在跑道一,另一台放在跑道三。
神宮速水踏穩起跑器,做好起步準備,對鬼塚武山點頭。

「預備!」三年級生裁判大喊,高舉發令槍,砰的一聲,白煙還未在槍口發散,二人同時起跑。
一百米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雖然只是十秒多上下的光景,但是對比賽的人而言,這十多秒卻好像靜止的時間,總要等到比賽結束後,時光之河才會繼續流動。

鬼塚武山與神宮速水同時於槍響時起跑,從開跑至五十米距離,兩人的差距一直都沒有拉開,幾乎是平手的局面,雙方維持這種狀況到八十米還未分出明顯的勝負。

僵持不下的戰況延續到終點,田徑社選手個個看到傻眼,所有人的心從一開賽就被緊張的氣氛緊緊糾結至比賽結束後,仍無法平靜下來,難以判斷的勝負,令人難以置信。

神宮速水的速度居然和高中記錄保持者不相上下。

最後只能從攝影機慢動作判定,鬼塚武山以些微的差距險勝。
「你跑的真快。」鬼塚武山誇奬神宮速水。
「沒想到你跑那麼快,呼--呼--」
「身為高中記錄保持者的壓力讓我輸不得。」鬼塚武山無奈的表示。
「每次看到你的表現,都會讓人感到驚奇。」山口道山微笑向神宮速水表示敬意。
「呼--呼--終究還是輸了,走吧。」神宮速水依舊喘著氣。
「哈哈,差點就要去棒球社報到,我就知道學長不會讓我失望。」阿久津神跑過來,手舞足蹈替鬼塚武山慶賀。
「這傢伙,明明是你的事,卻推給我。」鬼塚武山看到他這副模樣哭笑不得。
「鬼塚學長謝謝你,我們先走了。」山口道山向學長道謝。
「噫--」阿久津神一見到山口道山,發出奇怪的聲響,周遭的人都被的怪聲所吸引:「山、山口道山!」
「嗯?」山口道山點頭。
「你真的是那個地區大賽最優秀捕手的山口道山?」
「我的確是山口道山,但並不是最優秀的捕手。」
「如果你不是最優秀的捕手,還有誰是?」
「你的捕手搭檔上島一角。」
「他?」阿久津神冷哼一聲。
「這可真是奇怪,怎麼會和自己合作三年的搭檔──」
「別提了,他只是個卑鄙的小人。」

眾人聽到他這麼說就知道他們投捕之間可能有摩擦。

「不提這個,沒想到你也來讀埔上,是要加入田徑社嗎?」
「不,我是專程來找你。」
「找我?你該不會是和這個黑人一起來的吧?」
「嗯,我打算和他一起挑戰甲子園的夢想。」
「拜託!請讓我加入,我從以前就很想讓你接我的球,讓最優秀的捕手來指揮我。」
「比賽不是輸了?」
「比賽?剛才那個比賽?不關我的事,又不是我在比賽。」

神宮速水和鬼塚武山看到這副模樣,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們是為了什麼而比賽......」神宮速水問。
「我帶著高中記錄保持者的壓力來比賽,居然就這麼不算數。」鬼塚武山大受打擊,不支倒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者 的頭像
某者

江湖人 江湖劒 某者

某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