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甲男孩轉大人:荒謬喜劇包裝下的家族溫情羈絆。

 

  標題即表達戲劇作品的意思。

  花甲男孩意指60歲的男孩─沒有長大的男人。

  片頭一開始以卡夫卡的蛻變來貫穿全劇。

 

  花甲男孩轉大人這部作品,改編自原著小說花甲男孩,作者楊富閔是新生代的本土文學小說作家,亦是本劇的編劇之一。

本作品以輕鬆詼諧的風格融入許多現代社會議題、世代溝通、兩性平權、家族間成員相處、鄉土文化、傳統習俗等等‧‧‧‧‧‧

  這不是一個煩瑣的大雜繪,而是藉由人與人的互動帶出每一個角色位於社會與家庭之間的重新定位。

 

  某者覺得前5集的節奏非常棒,適度穿插配角們的劇情互動,讓觀眾們看得不只感到趣味十足,更叫人感動萬分。

 

---關於劇情---

  首集劇情有許多傳統喪葬習俗,有些禮俗是現代已經簡化很多或很少見。

  除了習俗外,也有反諷意味,例如辦桌和靈堂擺設僅是為了死後的體面(其實是活人的面子)與快樂,居然還可以全家打折,又與時下主題婚禮一樣,也有特別主題的喪禮形式。

  此時此刻配樂驟然響起,為這部戲帶出具有畫龍點睛的趣味點。

  

  花劇藉由阿嬤繁星一姐(范足妹飾)從死亡中復甦變彌留狀態,彌留之際,將鮮少回老家的全家族成員都引導回來,讓全家族的人重聚、自省而改變。

  

  個人認為劇中對於台灣傳統習俗─婚喪與宮廟文化的著墨,比之前同樣引發熱烈討論的通靈少女還要多很多,並且戳破某些宮廟的假乩童文化,又同時讚許只要不藉此做壞事,反而是行善開導鄉親的好事。  

 

  而台灣特色的蕃薯亦有不少樂趣的橋段,例如光輝(蔡振南飾)因為蕃薯沒了,幼稚的從兒子花甲(盧廣仲飾)的碗裡挖出來,花甲也因為被搶走就不吃飯了;以及鄉間樂趣焢窯烤蕃薯的回憶;還有最後花甲與阿瑋(嚴正嵐飾)浪漫的接吻,居然是配蕃薯。

 

  此外,還有趣味性的台語用語,有一些是北部人鮮少會用,也因為花甲男孩引起眾多討論,專家甚至稱讚可以減緩台語滅亡的速度。

 

  第二集報喪車,透露不少鄉親與一姐往來的趣事,不管是A了一姐好多年奇奇怪怪的物品未還,或是欠錢的老鄰居,聽聞一姐彌留的消息後,紛紛趕緊把該還的都拿來還了。

  同時還爆出有關一姐早年與朋友來往的私密事情。

  也因為上述事件,兄弟之間發生爭執,將每個人的性格與隱藏在內心中的心事為這齣戲正式拉開序幕。

 

  報喪車這段,對於四叔光昇(柯叔元飾演)的背景有許多描述,這個角色是5兄妹輝、煌、仁、昇、好之中,最令觀眾感到傷痛的角色。

  某者認為四叔這個角色是除了蔡振南演的大哥光輝外,幾乎差點成為整部劇的重頭戲份。

 

  然而花甲男孩轉大人這部戲劇,真正引發觀眾熱烈討論,並且吸引原本沒看這部戲的人都忍不住追劇的原因,是因為蔡振南在FB貼文,他與繁星一姐的孫子花甲(盧廣仲飾)吵架無NG的劇情橋段。

  這也是第二集經典片段,南哥還說自己只要是和廣仲吵架的鏡頭都可以一鏡到底,不NG。

  這一段也是花甲全劇中最經典的對話,沒懶趴、沒割包皮的父子相互叫囂,還有同性戀可以學習和流行。

  從對話中,可以看出一些文化認知與社會議題,還有父子兩世代的溝通問題,反而一姐與花甲似乎沒有世代溝通的問題。

 

 

  第三集以花甲、花明、雅婷三人行拉開序幕。

  某者相當喜愛花明這個角色,他是劇中不可或缺的甘草人物。

  

 

第三集有個橋段,從越南回來的三叔(康康飾演光仁)和光昇去掃墓時,一直向自己的老婆女兒吹噓家中的土地有多大,以前多有錢,然而老婆卻與光昇說了一句:因為我是他老婆。

  這句話對光昇來說,在劇情上是一個很強烈對比的隱諭。

 

  第三集也有很精彩的爆點橋段,就是花甲和雅婷、阿瑋兩人接吻,從前兩集來看,花甲雖然對雅婷有好感,可是對於雅婷老是想見鬼的行為是相當無奈,而雅婷與花甲的吻,某者認為這是阿瑋對花甲態度轉變的初端。

  雖然阿瑋在前2集對於雅婷的出現,她的態度很明顯表達出不滿,但她自己似乎還沒有意識到對花甲的感情,一直到花甲後來與她吵架,瑋才爆發出來滿滿的醋勁,狠狠的親了花甲。

  瑋這個吻,在花甲的心中投下很大的震撼彈,與雅婷甜甜的吻不同,而是更特別的吻。

 

  這集的劇情轉折依舊精彩,除了甲瑋婷三角戀外,花甲家長輩們的問題一一浮出檯面。

  大哥光輝的個性是軟弱的;二哥光煌(龍劭華飾)則是領頭羊,認為自己是鄭家的門面;三叔光仁(康康飾)一直有自卑的心態;四叔光昇是個重感情的人,所以他對於兒子花詢的死走不出來;小妹光好則是小姑獨處。  

 

  某者認為本集最好笑的片段,除了片頭甲明婷的機車三人行外,應該就是甲瑋比手語的部份,再加上光輝的加入,讓這個橋段更加有趣,若只有甲瑋兩人的單獨表演,效果絕對不會那麼好笑。

 

 

  第四集,花甲去台北看到阿瑋換上女裝的表演而為之驚豔,對阿瑋的感覺開始有些微妙的轉變。

  此時,花甲離家多年的姐姐花慧(林意箴)也登場了,花甲在尋找花慧的同時,意外的與媽媽(王彩樺飾)相見。

  花甲與姐姐和媽媽相遇的這兩幕,盧廣仲與林意箴、王彩樺之間,表現出對姐姐不同態度的轉變─由生澀無言、怨懟爭吵到姐弟間日常關心談話;和王彩樺的意外會面,也從驚訝、尷尬、不知所措、埋怨到難過的情感變化。

 

  盧廣仲與林意箴姐弟相處的表演是靠著雙方互動獲得平衡,而盧廣仲和王彩樺的母子表演,則是由王彩樺帶動來打開兒子情感的心房。

  這中間的氣氛凝聚與角色感情互動,演員的演技自然不做作,真的要歸功於認真又強大的劇組團隊。

    

 

  第五集,花慧一回來,一姐就從彌留中醒來,以及從花亮舉辦婚禮帶出兩代之間所要面臨的問題與省思歷程。

  

  相對於第四集甲瑋之間的感情轉變,本集則是花明與雅婷的感情發生變化,還有花甲對雅婷與阿瑋的態度轉化。

  個人認為花甲對雅婷情感上的變化,主要還是相處的問題,往往聊的都是與靈異、接乩童有關,雖然花甲對於未來是不明確的,可是回家接乩童卻是不願意的,這可能造成對雅婷的一個觀感上連結。

  花亮與姿萱婚禮當天,雅婷還躺在棺材裡想和花甲拍照,還問花甲是不是不喜歡自己了,花甲卻面有難色不願回答。

  反而是退伍回來的瑋,聽到一姐醒來後從台北趕來,穿上女裝的阿瑋讓光輝稱讚不已,這讓雅婷感受到很大的危機。  

   

 

  第六集,主要以甲瑋感情升溫為主,同時穿插亮萱感情問題。

   

  第六集起伏轉折很大。

  突然像是把每一對有問題的角色全都擠進來一起爆發。

  明亮兄弟情、亮與父親光煌的爭議、亮萱感情問題、四叔與咖啡店老闆娘的疑問、花慧與常輝的離別、一姐的離去。

  個人覺得這多多少少會讓人感到像是看完廣告後無法將觀眾帶回劇情的感覺。

  雖然也有不少人抱怨這集剪輯問題,但整體來看,對於看完七集完結篇而沒漏看的觀眾來說,這個部份還算ok的。

  

  很多人認為亮萱在這集的表現很像成果發表那樣用力表達,但某者認為沒那麼糟,畢竟每個人因為所處壓力的不同,面對感情也因此會有不同的詮釋方式。

  畢竟演技就是慢慢磨出來的。

 

  阿瑋在這集與花甲甜蜜出遊,也似乎漸漸女性化,她在這集明確表達對於自己家庭的問題,並正視自己心裡的想法。

  花甲面對這樣的阿瑋,似乎也坦然接受,阿春和一姐嬤笑說兩人在談戀愛,花甲笑笑也沒否認,與上一集面對雅婷有著強烈對比。

 

  四叔光昇也和老婆將內心的糾結講出來,不是光昇外遇,而是老婆外遇,四叔看到卻沒說出口,因為他無法安慰老婆,他是一個很重感情的人,他自己過不了這個關頭,更無法安撫老婆。

  每個人面對問題走出來的方式不同,光昇的老婆看似堅強,但也需要尋求慰問,而四叔做不到這部份,小王王保元卻做到了,所以四叔什麼也沒說。

 

  關於花甲、花明、阿瑋與雅婷的感情也在這集做了一個明確的結束,雅婷醉酒後的告白很令人心疼,她必須藉著喝醉才敢表白藏在心裡深處的痛。

  花明的心聲也很叫人心酸,他代表著年輕世代的爸爸,感情上與其親子之間的困惑和不安感,他無所適從和迷茫。

  個人覺得這段可以考慮放在第七集,畢竟他們這對才是主線,而支線角色的戲份應該在第六集做結束,這樣第六集或許就不會被一些人垢病剪接雜亂,故事跳TONE。

  

  一姐阿嬤在這集還是走了,最後的願望其實就是點出家裡五個孩子每個人的問題。

 

本集的高潮片段,不是甜甜的甲瑋戀,而是史黛西與光輝的吻戲。   

 

(光輝,怎麼手摸一摸就摸到胸部啦,還親史黛西。)

 

  第七集一開始,對於光煌賄選風波,在PTT引發很大的討論,不少人猜與秘書長有關或是陰謀論,但是仔細想想這是不可能的,因為這不是八點檔,而且只剩一集,還有很多劇情支線沒有完結,若再把陰謀論加進來,這要如何收尾?

  這其實是很有趣的觀點,可以從這個部份看到,仍有不少人用八點檔的思維看花甲男孩,所以在後段,才會有人覺得過於平淡無奇與陰謀論。

 

  有關亮萱的火車事件與醫院自白戲份,這段是花明與父親光煌的對立衝突將積累下來的反抗情緒完全爆發,以及擁護弟弟與母親的心情,讓光煌家這段劇情做一個完美結尾。

  某者認為如果把這段戲剪到第六集,讓亮萱的問題在第六集做完結,然後將第六集的甲瑋明婷戀主線拉到第七集兩者交換,這樣會不會讓觀眾有比較好的觀看度呢?

 

  至於本集劇情走向與假髮問題,某者認為瑕不掩瑜,並不會影響花甲男孩這部影集的評價,只是有些分支劇情,個人覺得可以在第六集爆完,再統合觀眾比較在意的甲瑋明婷戀,和四叔的片段放在第七集做結束,這樣較不會讓人感到支線太散一直跳TONE。

 

  不過某者在第七集,對於四叔的戲份感到疑惑。

  在第六集,四叔說已經知道四嫂和小王外遇時,四嫂神色驚慌,情緒激動難過,看起來就像被抓包一樣。

  但是第七集,四叔與四嫂談離婚時,回憶當年抓姦看到四嫂和小王親暱行為時,當下的小王和四嫂其實也警覺四叔已經知道他們親蜜的舉動。

  這部份似乎與第六集有些許矛盾。

  

  關於四叔,很多人在第二集觀看時,覺得他是一個溫柔重情的好爸爸。

  但是在第七集後,有些人認為四叔很自私、心機重,早就察覺妻子外遇,卻忍到現在才開口離婚,而且也不是真的關心一姐,只是希望一姐走了去找花詢。

  某者認為每個人都有自己內心糾結的問題,不過唯有感情的事是最無解、最難解,也是最捉摸不定的,而最糟糕的處理方式是不處理、不面對,將自己的心靈封閉起來。

  四叔是個重感情的人,他並非自私與心機重,他只是愧疚花詢的離開,自己又無法安慰妻子,於是把自己困住不願面對。

 

  最後的告別式一起去旅行,花甲的追思悼文與阿嬤繁星一姐的生日願望是相互呼應的。

  一姐的離去與花甲的悼文同時點醒眾人,亦解開心結面對問題。

  

  最後段,關於花瑋戀的部份,有些人抱怨過於平淡無聊。

 

 

 

(某者還滿喜歡結尾這段,兩人甜蜜的吻。)

 

  某者覺得不該把這部戲當作偶像劇或八點檔鄉土劇來看,這裡沒有高富帥的年輕總裁愛上白窮美屬下,更沒有那些奇異唐突的八點檔梗。

  花甲男孩是部黑色荒謬喜劇的包裝下,裹著家族溫馨的趣事,不需要去追求太多個人角色或是劇情上的離奇轉變,這只有在萬年不變的愛情偶像劇才有可能看到的戲碼。

  歷經喪禮後,回歸日常生活,這不就是現實中大家在過的生活嗎?

  更不用過度要求拍個第二部,真的不能再被八點檔或偶像劇的收視習慣來綁架花甲男孩。

  

  花甲男孩開宗明義,對於蛻變說的很清楚,花甲在告別式的悼文也為這部戲作了完美END。

  劇中角色們,心中都有個過不去的檻,不管是幼稚軟弱、無法面對的心痛、膨風自卑、裝老大想撐起這個家的門面,或是因戀愛失敗而畏懼不前。

  

  最後繁星一姐的離去,將大家集合在一起,重新省思內心的問題,走上一條嶄新的路,一條母親無法再為孩子們遮風蔽雨,不在身邊照顧孩子、孫子;一條真正長大獨立的路。

  

  許多人說,怎麼可能因為一場喪禮而改變。

  抱有疑問的觀眾可以試著捫心自問,真的不可能嗎?

  自己有沒有什麼非常掛念的人事物,當發生一件與其相關的事件,你會不會因此自省而改變?

 

  繁星一姐就是花甲家族的精神羈絆。

  或許一開始家族的人都沒有察覺,但是當一姐真的走了,家族的人又正好從影帶看到一姐的生日願望,再加上花甲的悼文,同時觸動所有人隱藏最深處的思念,他們還不會改變嗎?

 

  家族的每一個人都因此改變接受與被接受,度過一個眾人可能活了幾十年都無法改變的幼稚行為與荒唐人生、生活態度與煎熬苦痛的門檻,接受自己現在的模樣。

 

---關於角色---

  花甲男孩能夠成功的原因之一在於選角。

  老一輩演員的演技,精湛到沒話講。

  至於新演員的部份,一直是植劇場的重心,以老演員帶新演員一同磨練,大家私下相處就像一家人,這要歸功於植劇場劇組人員。

  

  蔡振南演的光輝,在劇中表現雖然有些軟弱,但是很多重頭戲部份極具渲染效果,尤其是花甲和阿瑋比手語的片段,他的加入將沈默的手語樂趣更加翻了一倍!

  還有在一姐的洗臉水盆中尿尿,被花甲拿來洗臉。 

  但是比起軟弱,他更加幼稚。

  當全家族人問神明,一姐為何彌留不願離開時,因為二弟光煌惹他生氣,他假借乩童上身打光煌。

  還有警局那一段,得理不饒人的一直摸大鳥的爸爸。  

 

 

  本片最大的驚喜,莫過於盧廣仲飾演的花甲。

  不論逗趣或感情的戲份恰如其分的自然,有種天然的獨特喜感,大家從擔心他第一次演戲到後來的讚不絕口。

  不過個人覺得廣仲有時要突顯笑或難過的表情時,會有點難分辨‧‧‧‧‧‧

  廣仲不只情感流露自然,與南哥對罵的戲也很精彩,但某者覺得最有趣的橋段卻是和姑姑光好一起去相親。

 

(廣仲,你是不是某個開關被打開了?演的好自然啊~)

 

  至於飾演小男孩阿瑋的嚴正嵐,這個角色也是本片大驚喜之一,因為家庭緣故,她是一個很反抗男女傳統觀念的女孩,也因此男性化武裝自己,就只為了反抗父親。

  

  本片爭議很大的一部份,在於不滿男女地位差異的阿瑋,以及感情上的轉變,大家想看的是很酷的短髮阿瑋和花甲談戀愛,而不是後來女性化長髮的阿瑋。

  可是早在前幾集,阿瑋在劇中已為自己做合理的解釋,男性化的瑋是一個反抗、叛逆與其它因子結合出來的個性。

  最後一集也說自己心中49%是男性,51%是女性,而花甲則是相反,所以兩人才會有那麼多話題可以聊。

  某者認為瑋這個角色所追求的不是單純平權主義,或是反抗父權而男性化,而是她想做自己,她不想成為別人眼中的男性化瑋或女性化瑋,因為不管那一個都是自己,觀眾也不用過於刻求要男性化瑋與花甲在一起,而女性化的瑋就不是原來那個追求男女平等的阿瑋。

  

  某者覺得情感上的轉變,看似麻吉的兩人最後卻走在一起,雖然阿瑋看似男性化,不代表對花甲沒有好感,情感與相處是慢慢堆疊起來,留下最後一層薄又堅固無比的友情之名沒有戳破,往往會因為小細節的發酵而孕釀出獨特的情感。

  那怕只是像根細針般的小事,都能戳破這堅固卻又薄如紙的友誼。

  

  正嵐在劇中的演技或許不是最好的,但個人認為她是劇中表情最多變的人,根本是顏藝系出身啊!

  她陪在花甲身邊看盡花甲家族長輩們各種趣味、貪婪、荒唐、離譜等脫軌行徑時,她的神情活靈活現,會皺起眉頭,或突如其來的露出甜美的笑容,時而認真,時而發呆,表情嚴肅凝重,生動活潑的神色,把阿瑋這個角色詮釋得很豐富多變。

  這讓我想起近日當紅的多重顏藝人工AI。

  劇中由男性化轉變女性化,正嵐在妝容與聲音和動作也做出明顯改變,正嵐詮釋這個角色真的很用心。

 

  新生代演員中,個人認為劉冠廷飾演的花明演技最好。

  不論是追求雅婷的痴心,或與弟弟花亮和父親光煌爆發口角,還是對花甲說出年輕爸爸的心酸時,表現出花明這個角色各種情緒上轉換的自然演技。

 

 

  而江宜蓉飾演的雅婷,有點鏗又有點天然呆的角色,整天想見鬼,想和花甲在一起,但內心卻有很大的創傷,這個角色其實滿可愛。

(恭喜花明完成夢想,而且還是最粗的那一種。)

 

  最後談的是花慧(林意箴飾)與光頭常輝(江常輝飾)這一對,常輝這個角色是因為花慧而存在,常輝在這個角色的發揮是很柔情體貼的男性,但是他的表演很容易搶走對於林意箴飾演花慧的注目。

  他們是一對看似叛逆卻又悽美的情侶,但是意箴的表現張力似乎小了一點點,反而讓常輝這個角色凌駕其上,這是可惜之處。

 

  礙於篇幅,花亮與姿萱這對情侶就不討論了,在上述第六集的部份有談到。

  

  還有大家的姑姑光好書記官,相親片段與結尾龍龍的橋段。

  花甲男孩這部戲的笑點真的太多,大家一定要看這部作品,鐵面某者看了很多次都忍不住大笑。 

 

---關於植劇場---

  花甲男孩轉大人是植劇場至今幾部戲劇作品中,某者評價最高的。

  這部影集會成功的主因,除了上述提過選對演員以外,還有小說原作劇情上的寫實舖成,容易引起觀眾共鳴,讓大家認為這就是發生在生活上大大小小的事情。

  

  此外,花劇的行銷推廣相當成功,除了劇中融入現代化網路FB外,戲劇放映前一小時,還會直播與觀眾同樂。

  

  這一切都要歸功於瞿友寧導演以及幕後工作人員的辛勞。

  在後續訪談與幕後花絮中可以看到,導演會去教導新世代演員釋放,用一些較強烈、演員在意的點來釋放內心的枷鎖。

  

  植劇場是去年至今以來,台灣影劇的大驚喜,除了公視以外,就屬植劇場的作品具多元化劇情及不拖戲來維持作品的高水平。

  短集數的戲劇可以增加新舊演員的競爭與就業機會,歐美日國都做到了,台灣早年只有公視能做到。

  如今,植劇場也做到了,希望植劇場與公視能堅持下去,進而帶動整個台灣戲劇,注入新生命。

  

  有人說,植劇場戲劇幹掉傳統第四台已經是現在進行式。

  某者認為言之過早,先看看植劇場開播至今多久?前面幾部作品評價都不錯,但真正引起廣泛大眾熱列討論的作品,也只有花甲男孩這部。

  

  戀愛沙塵暴很輕鬆有趣;荼蘼則觸動女性內心的迴響;天黑請閉眼也有很不錯的討論度,還有其它幾部也都很好,但是討論度仍然略輸花劇。

  重點是下一部作品能不能延續花甲的熱度?(某者看了前二集五味,覺得似乎不太夠力,角色重心根本是阿春,這‧‧‧‧‧‧)

  其次是植劇場的未來規劃,目前只到五味八珍的歲月,之後呢?

 

  另外,恭喜植劇場跨入網路大市場,Netflix將於8月1日播出植劇場系列作品。

  Netflix是一間世界多國提供網路串流影片的公司,這可以讓更多人欣賞台灣優質影劇。

 

  少數的戲劇,在一個時代中獲得高評價時,人們會說這部作品是近XX年難以被超越的優質劇作。

  但是,當一個世代不斷創造出大量優質而不分軒輊的劇戲時,人們會說這些戲劇造就一個完整的輝煌年代。(例如日本偶像劇造就輝煌的90年代,日劇的黃金十年。)

 

  對於花甲男孩的評價,某者認為這部作品可以算是台灣現代本土文學作家的代表作,同時也是戲劇作品的代表作,至於可不可以成為近20年來最棒的影劇作品之一,就讓觀眾決定吧!

  某者個人認為可以!

 

2017/7/30 圖片/影片/植劇場版權所有  某者筆

 

P.S.8月25日,花甲男孩轉大人將要播放完整版,請不要錯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者 的頭像
某者

江湖人 江湖劒 某者

某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