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示版
創用 CC 授權條款
著作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

Tantibus VenatorBlogger部落格率先更新


江湖人  某者痞客邦部落格率先更新

 

 

 

 

CH偵探社成員2逢魔時刻03

 

 

「沒錯!」玲玲聽她們這麼一說總算反應過來,雙手一拍:「是威爾說想去淺草文化觀光中心的展望台。」

「不對啦,玲,重點不在誰想去展望台。」藍月吐嘈。

玲玲呶嘴解釋:「我當然知道威爾不見了,所以才會說觀光中心嘛。」

莎拉為了確定威爾真的沒跟來,仔細查看周邊環境後才開口:「先打電話給他。」

「我來。」玲玲迅速拿出手機撥打。

「您撥的電話未開機,請稍候再撥。」手機傳來語音訊息,玲玲不死心又撥了幾次。

「我傳LINE給他。」藍月也拿起手機傳訊息。

「他還在用NOKIA手機……」莎拉細心提醒。

「對吼,我改傳簡訊。」

「嘖嘖,難道威爾以為自己會被子彈打中嗎?居然還在用NOKIA。」玲玲聽膩一成不變的電話語音,自言自語埋怨。

「我們先冷靜下來。」莎拉自從知道威爾落隊後,除了一開始有些緊張外,現在已經恢復平時沉著的態度:「我們邊等簡訊邊回飯店,說不定他還在飯店,或是有自己的行程。」

「對對!」藍月連忙點頭附和。

「那快走吧!」

 

在玲玲著急催促下,CH偵探社成員們匆匆返回CH城市飯店,向櫃檯人員索取備鑰闖進威爾入住的單人房。

「天啊……」莎拉將房門一開,就被眼前的景象嚇到,隨即撲鼻而來混著酸氣與酒臭的噁心嘔吐味。

「這笨蛋酒量還真差啊!不會醉死了吧?」玲玲走在前頭用手帕掩鼻埋怨。

玲玲三人越過地上一攤攤已經乾涸的嘔吐物痕跡直到廁所門前,再往前幾步就是放置床與小桌的小廳。

小廳雖然沒有噁心的嘔吐物,取而代之的卻是杯盤狼藉的地板,空氣中充斥刺激的烈酒氣味,床上與地上還有一攤攤已經乾掉的酒漬痕跡。

「小心!」走在前頭的玲玲提醒莎拉和藍月,地上散落許多裂成大小不一的玻璃碎片。

「嗚~我受不了啦~」藍月發出哀鳴聲,雙手摀著口鼻奪門而出。

玲玲鼓起嘴喃喃自語:「這是怎麼回事?」

莎拉環顧房間四周沒有什麼發現,而她的忍耐度也達到極限,不得不開口:「先回房間吧。」

「好吧。」玲玲見狀,只得雙手一攤同意回房間。

 

玲玲等人回房間後,彼此之間沒有多做交談,一直到盥洗完坐在床上時,已經凌晨一點了。

她們的臉色略顯疲憊,藍月手上還緊緊握著手機等待威爾的回覆,只是手機一直沒有響。

「在報警前,我們得先釐清威爾是否走失還是發生意外?」莎拉感到有些為難,看來她也不清楚威爾是何時不見的。

藍月想了一會兒才回答:「我只記得找拓也哥時,他還在我旁邊。」

「前晚還在嗎……」莎拉看向玲玲。

玲玲咂咂嘴:「給我點時間想想。」

她輕輕嘆一口氣,然後閉上眼睛直接躺在床上。

藍月與莎拉見狀,也乾脆躺下來休息。

忽地傳出噗嗤一聲,藍月與莎拉急忙坐起身來,卻見玲玲哈哈大笑。

「抱歉,我突然想起那晚的事,所以忍不住笑了。」

「那一晚?」藍月好奇。

「前晚在拓也哥的膽固醇小酒吧發生的事,妳們都不記得嗎?」

莎拉和藍月紛紛搖頭。

「你們酒量太差啦,喝沒幾杯就有醉意了,所以才沒發現,記得帶我們去酒吧的金髮男子?」

「那個人好像叫羅琳?」莎拉不是很肯定。

「我忘記他叫什麼,總之他和大家又喝酒又玩遊戲,結果妳們猜後來怎麼了?」

「怎麼了?」

玲玲一回憶起那個畫面,嘴角又忍不住失守:「他伸手去摸威爾的屁屁。」

「難怪……」藍月一副原來如此的模樣。

莎拉忍笑說:「這就是威爾一直沒交女友的原因?」

「喂!別亂猜。」玲玲雖然打斷兩人臆測,但是她的嘴角笑得更開:「威爾嚇得跑來我旁邊,結果那個叫羅什麼的──」

「羅琳。」藍月補充。

「嗯,結果羅琳跟過來,硬是把威爾的臉掰過去強吻。」

「哇,沒想到出了國的威爾好大膽熱情啊!」藍月一臉難以置信的神情。

「喂!不是說別亂猜嗎,威爾是正常向啦,他可是被羅琳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個半死,整個臉色慘白。」玲玲趕緊替威爾澄清:「若非我坐在旁邊,否則現場燈光那麼暗,根本看不出來。」

「接下來?」莎拉想知道威爾後來發生什麼事。

聽到莎拉的追問,玲玲收起笑容,神色頓時凝重起來,她眉頭深鎖:「爆炸了!」

玲玲沒頭沒腦蹦出這句,聽得莎拉和藍月一頭霧水。

「就砰一聲,爆炸了。」

「妳在胡說什麼?」藍月嘟嚷著,她知道玲玲又在開玩笑。

「好啦,我只是想緩和一下妳和莎拉緊繃的情緒,威爾後來把羅琳推開跑出酒吧了。」

「衝出去?」

「嗯哼,這是我那晚最後的記憶了,希望……」玲玲低下頭,語帶哀傷愈說愈小聲:「這不會是我最後一次見到威爾。」

「喂──」藍月伸手輕擰玲玲紅撲撲的臉蛋。

「隔天早上呢?大家都沒印象有沒有看過他?」莎拉詢問兩人。

玲玲和藍月紛紛搖頭。

「不過房間那麼亂,代表他前晚一定有回來。」

「不一定是前晚。」玲玲否定藍月的猜測:「也可能是昨晚喝醉後回房間,在有空調的房間內,嘔吐物乾燥化不需要花太長的時間,而且我們不是鑑定人員,所以很難判斷正確的時間。」

藍月聽完玲玲的解說,用充滿崇拜的眼神深情凝視:「我記得威爾之前寫パズル謎惑者時,玲玲有說過很愛看CSI,所以剛才觀察命案現場時,都能比我和莎拉注意更多細節呢。」

「還好啦!」玲玲雖然裝出不太在意的表情,但是語氣聽來似乎很開心。

話說回來,難道沒有人發現藍月說的命案現場嗎?威爾目前只是失蹤啊!

「既然如此,先假設前兩晚他有回飯店,那麼今天也可能會回來?」莎拉提出疑問。

只是玲玲又搖頭否定:「在這種環境下,回房的時間無法確定,所以威爾白天回來也不是不可能。」

「啊啊~我不行了!」藍月受不了這種不能確定的狀況,她抱著頭再度倒回床上。

「我看我們先睡吧,說不定明天他就回來了。」莎拉在這種狀況下也拿不定主意:「反正他也會一些日文,應該……沒什麼問題?」

「那就睡吧!」聽到莎拉這番話,玲玲笑著說:「他說得那口破日文,我倒覺得他會迷路呢!」

「他雖然不太會說和聽,但是看和寫應該可以。」玩了一天又遇上威爾落隊這件事,讓莎拉著實累了,說著說著她也躺平了。

「他只會動漫、電視劇用語啊!」玲玲說到這裡,忍不住笑了。

「不管了,搞不好明天一早他就回來了,說不定是我們太杞人憂天。」

「是啊,我們還是先睡吧,晚安囉。」玲玲打了哈欠側過身來躺著,發現藍月已經呼呼大睡,她伸出手去擰藍月的鼻子,藍月卻睡得香甜,沒有任何反應。

 

或許是這兩天玩得太累,玲玲三人並沒有因為威爾的事情而睡不好,雖然稱不上睡的舒服,但還算睡的安穩。

CH偵探社成員在少一位成員的情況下,迎來第三天的早晨。

似乎是為了配合大家的心情,天候顯得有些濕冷,畢竟已經十月份了。

藍月率先起床,又特別跑去威爾的房間察看,而威爾正如料想中沒有回來。

眾人異常平靜的在飯店用完早午餐後返回房間,沒有人開口說要出去玩,而是靜靜的看書、電視、玩手機。

鬱悶的氣氛在空氣中凝固般,揮之不去,吹而不散。

「不能再這樣等下去,已經快下午了。」莎拉再也沉不住氣。

「頭好痛~」藍月將整個臉埋入棉被,她對此感到非常頭痛。

「嗯。」玲玲點頭同意:「按照威爾的個性,就算他真有自己規劃的行程,那他回飯店的時間也不太可能在下午這段期間。」

「為什麼?」藍月聽她這樣說,好奇抬起頭來問。

「假若他在風月場所喝個爛醉沒能在凌晨返回飯店,最晚也該在早上回來,因為酒店只營業到早上六、七點,而他在日本人生地不熟,除了下榻飯店還能去那?

其次,威爾的個性拘謹且生活呆板無……咳,是作息正常,所以他絕不會在外面喝醉酒,又或熬夜遊玩,那怕真有不得己的狀況,他也一定會在下午以前回來補眠。」

「玲也太厲害了吧,我們和威爾見面相處的時間不到一天耶,妳居然能把他的個性分析得那麼透徹。」

「咳!」玲玲輕咳一聲:「這是聊天時,他告訴我的。」

聽完玲玲心虛的解釋,藍月只得嘟著嘴收回崇拜的眼神。

「我可沒心虛吶。」彷彿知道藍月心裡想什麼,玲玲還不忘補充這句。

「總之,玲的意思是指他到現在還沒回來,代表……」莎拉直接下結論。

「嗯哼。」玲玲挑眉:「應該發生不好的事了。」

碰一聲,莎拉有氣無力垂下的頭撞到桌面,雖然額頭很疼,但是和威爾不見的事比起來,這種外在的疼痛根本不算什麼。

「其實早上的時候,我和飯店人員提過這件事,他說這兩天並沒有喝得酩酊大醉的旅客,不過他叫我先別擔心,他會去查監視錄影檔。」

聽完莎拉的說明,所有人沉默不語。

「看來我得親自出馬。」玲玲突然站起來,語氣聽來顯得有些興奮:「月在這等飯店人員的回覆,莎拉和我再去房間一趟。」一說完話,玲玲馬上拉著莎拉去威爾入住的房間。

 

門一推開,令人作嘔的空氣依舊沒有散去。

玲玲將不知從何處變出來的口罩和醫用手套戴上。

莎拉一看玲玲這派頭,訝異的說不出話來。

玲玲卻沒有說什麼,只是領著莎拉去廁所看了一下,然後就往小廳查探。

被藍月稱作命案的現場凌亂不堪,一攤攤乾掉的酒漬、散滿玻璃碎片,乍看之下就像一般喝醉酒鬧事的現場。

因為房間的佈置簡單,除了桌子和床外,還有一個衣櫃。其它並無特別令人起疑之處。

玲玲從包包取出小竹片,刮起地上的酒漬嗅了嗅就丟到一旁,接著打開衣櫃。

「什麼都沒有呢?」莎拉疑惑。

「是啊,很奇怪,看來威爾絕非在這裡發生意外或被綁架,因為犯人沒那個閒功夫幫他整理衣物帶走。」

「難道是他自己離開?」

「機率不是沒有,但是很低。」

「多低?」

「機率低到就像我能找出抓走他的犯人……」

莎拉聽完玲玲簡明的陳述,開始擔心威爾的處境。

玲玲再一次確認櫃子裡沒有任何東西後,哼了一聲準備轉身離開時,眼角瞄到床舖的某處。

 

床舖上蓋著原本是潔淨的白色薄被套,現在卻被酒精渲染成一攤攤難看的漬痕,而這佈滿皺褶的棉被之下,除了有些不自然的褶痕外,邊邊還有個顯眼卻不易被發現的紅色痕跡。

玲玲一眼就看出那個痕跡是上下兩片的唇印,她走過去掀開棉被。

「這是……」莎拉驚呼。

 

 

 

きまぐれ  2015/11/15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者 的頭像
某者

江湖人 江湖劒 某者

某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莎拉
  • 哦哦!!越來越懸疑啦!!
    某者加油!! 出菜速度可以再快一點嗎!!
  • 不行
    本店的食材都是純天然自然生長
    不加防腐.塑化劑.農藥.
    所以出菜很慢滴

    P.S.如遇颱風.打雷焚風等意外天災.出菜會更慢

    某者 於 2015/11/16 14:56 回覆

  • 藍月
  • 「邊邊還有個顯眼但不易被發現的紅色痕跡」
    嚇死我!還以為是血跡,以為某者,不,以威爾死了~ 嗚嗚...
    Touch Wood!

    原來某者還在用Nokia手機嗎?可以當古董了,蠻值錢吧(誤)

    以某者沒見過我們來說,你筆下的各人性格行為都沒有太大偏差呢
    昨晚我們LINE聊天時,玲玲真的運用她豐富又專業的理科知識來解說CH懸點

    期待第四篇!!!
  • 嚴正聲明
    是威爾死了,不是某者(喂~

    嗯.真的還在用NOKIA,所以不能用LINE.
    我用的不是最強大的那款.所以應該不值錢.哈哈

    咦..是哦...我一直想說要用LINE...但都沒時間去裝.
    好像有電腦版LINE的樣子??

    想聽聽玲玲專業的見解!!!

    某者 於 2015/11/16 15:02 回覆

  • 藍月
  • 什麼?!威爾真的死了?!嗚嗚......
    出人命了,某者太殘忍了吧?

    話說上GOOGLE打一下「電腦版LINE」就有免費軟件下載
    既然請不動你出門(誤),LINE也好
    但你可能又以女人國做籍口不願加我們了(被嫌棄好傷心~)
  • XD我有時間用看看LINE的電腦版好了
    不會啦
    加個LINE沒什麼問題..
    重點是我要會用才行...

    某者 於 2016/01/04 17:56 回覆

  • 七口
  • 已經要轉變成CSI的狀態了嗎?!有人掛掉了OMG!!!!!
    歡迎某者加入LINE的群組啊~雖然有時我也會被她們的尺度嚇到~不過也聊得很開心啊
    快來快來
  • 哈哈..我會盡量快點用LINE的

    某者 於 2016/01/04 18:01 回覆

  • 玲玲
  • 什麼!!還在用NOKIA手機,因為要擋子彈??
    但最新消息好像是三星手機有擋下爆烈物說....(我們還是不用韓貨)
    某者可以換手機了,因為LINE電腦版一定要有手機版綁著才能用~
    某者若要換手機話,只要提出預算及想要的訴求,
    我們這有3C達人小海豚會建議出最好的手機~
    或者......就直接帶你去買也行~我們很好配合的!!(被嫌棄好傷心~)

    是說某...不~是威爾....(鋼)會死??
    別啦!!這樣就沒人提行李了(誤),呃~~是就沒人寫懸疑小說給我們看了~嗚~~

    某者把我寫的太強大了~真不好意思.......(請繼續下去)
    但有段我要解釋一下,在酒吧不是藍月莎拉酒量差(她們才是英雄),
    是我不能喝酒所以從頭到尾人都是清醒的~
  • 先謝謝熱心的玲
    目前沒打算換手機.哈哈
    因為基本上都在用電腦作業.
    手機只要能打電話就夠了..
    所以目前還沒想說要換

    喂..是威爾死了.不是某者死掉...

    !!原來玲玲不能喝酒....(筆記)

    某者 於 2016/01/04 18:16 回覆

  • Alice
  • 玲玲是要當偵探嗎?口罩的作用?看不懂?某者寫的真好。好像跟著文章一起去日本紙上一遊!好想去日本玩!:-)我現在也有在用Nokia手機(2G)收訊不好,和3G手機一起用。可是我覺得建立訊息很好用,我都拿來記帳。
  • 請叫玲玲偵探女王!!
    也謝謝alice支持....
    alice也是line友嗎??

    某者 於 2017/02/27 12:4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