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示版
創用 CC 授權條款
著作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

Tantibus VenatorBlogger部落格率先更新


江湖人  某者痞客邦部落格率先更新

 

パズル謎惑者─新宿的影牙

 

日下由希將影山牙灑脫自在的身影映入眼簾,令她將兩年前相同的背影重疊。

同一條廊道;同一襲外套;同一位人,同一個背影。

不過……本該是打理整齊的黑色短髮,卻換成現今的銀色短髮。

 

想到這裡,由希的心又情不自禁糾結起來。

 

========================

 

冬末的如月之初(二月),東京迎來自一九九四年後,首次超過二十厘米以上積雪的暴風雪災。

這是東京十三年來,第一次發出大雪警報,積雪量亦打破東京地區四十五年來的紀錄。

因為這場超過預期的大雪,發生停電、交通混亂等意外事故,造成數人死亡,受傷人數逾千。

暴風雪的範圍不只影響東京地區,甚至大阪也下起暴雪,令整個關東與關西地區被白色的雪覆蓋,兩個地區的災害頻傳。

不過,這樣的雪災,也引發不少青年危險與好奇的行徑,例如:在車道上滑雪。

這樣的景色在澀谷車站前就能見到。

 

黃昏的夜色渲染於一棟令人望而生畏的龐大建築物,落日的暖陽融不掉覆蓋在的大樓上的白色積雪,直至黑夜將臨,雪積得更深……

 

這棟大樓座落於東京都千代田區霞關,隸屬於東京都政府設立的公安委員會所管轄的警視廳。

警視廳創立於明治七年(1874),成立至今(2014),為了因應新時代犯罪的多樣化,不斷增設新部門應對新型態的犯罪案件,部門的增設與警員的人數亦隨著犯罪事件暴增而與日增加。

目前光是東京都警視廳的警官就超過四萬多人,其中包含機動隊、核生化搜查隊等,東京都警視廳的規模、職員人數與預算編列額是日本警察組織中最高的單位。

警視廳最高首長為警視總監,其下設有九個部門與眾多分課。

九個部門分別為總務部、警務部、警備部、地域部、公安部、刑事部、交通部、生活安全部、組織犯罪對策部。

其次,為了因應東京都管轄23個特別區,另外設立十個方面本部負責各轄區合作與統合應對權責。

 

在縱火人事件中,負責偵辨此案的刑警─日下由希警部,隸屬於東京都警視廳刑事部搜查一課,搜查一課主要職責為偵辨強姦、殺人、綁架、搶劫與縱火等重大案件。

 

黃昏時刻,已是下班時間,街道上滿是快步行走的路人。

警視廳的大門有不少人進進出出,這些人雖然絕大多數是警員,但也有不少被羈押、遭逮捕、偵訊的嫌疑犯、證人與目擊者。

 

就在此時,有一名穿著卡其色西服的人往警視廳走去,這男人並不高,甚至可以說是矮,不過走起路來相當沉穩、自信,並且帶給注視他的人一種灑脫的感覺。

他隨意將雙手大姆指插入牛仔褲口袋,嘴上叼著沒有點燃的深色煙斗,戴著藍框的塑膠眼鏡。

他有一對湛藍色的瞳孔,留著只會出現在動漫畫人物裡的香菇頭髮型,鬢角留長與下巴的鬍子連成一線,鼻下與唇下各自蓄著短鬍。

這人雖然是個滿臉大鬍子的男子,卻擁有人人稱羨的娃娃臉,與蓄鬍的造型本該是相當具有違和感,但是這兩種特點在這男子身上引發化學作用,令人完全感受不到違和的地方。

不過總是有些人會這麼想:「如果這男人將鬍子剃掉,應該會更加可愛吧?」

 

這個有著獨特魅力的男子不是別人,正是上杉真實。

自三年前由法國返回日本後,開設夜巡者事務所,從事各種委託案件的偵探工作,今年正式邁入第三年。

他所從事的工作,並非常在報章雜誌上見到的廣告─專門抓姦的徵信社。

上個月,因為父親故友織田總一郎的請求,聘請他的女兒織田優奈為助理。

 

「妳好,我與搜查一課的清水警部有約。」真實請值班女警通知清水直。

「搜查一課清水直警部嗎?」這位女警綁著短馬尾,戴著黑色粗框眼鏡,長相看起來還算秀氣,白嫰的臉頰有些淡淡的淺色雀斑,聲音聽起來柔順悅耳,但是語調略顯沒有生氣,表情也很冷淡。

真實頓時注意到她與周遭的女警很不一樣的地方─沒有上妝打扮,甚至沒有穿耳洞,這令她與其它女警形成一種很特別的反差。

「是的,頭上光光,頂上無毛,而且不久前被轉調文職的黑鍋刑警。」

噗嗤一聲,這位女警聽真實如此形容清水直,忍不住笑出來,隨即驚覺自己失態,趕緊用手背抵住沒有擦任何唇蜜的粉紅色小嘴。

「我在那邊等他。」真實微笑與這位有些特別的女警道別後,走向臨窗的牆邊站著,靜靜看向窗外的街景。

片片白銀的雪花毫無預警從天而降,令匆忙的路人拉緊衣領加快腳步往返預定地。

 

「老兄,怎麼有閒暇的心情欣賞雪景?」

真實背後傳來清澈乾淨的聲音。

「比起你這位大忙人,我的確比較悠閒,閒到可以在這個如月(二月)之災的時刻,找老直喝杯小酒看看夜景。」真實沒有轉頭,他知道聲音的主人是誰。

「嗯哼─」擁有清朗聲音的主人走到真實身邊,真實的頭只到對方胸膛的下方,這人拉開左側的深色西裝外套,從襯衫口袋拿出白色包裝的CASTER5,他叼上煙點火。

 

從這個人掏煙點燃的動作來看,他的手掌很大,比起相同身高的人還要大上一截,身材也比一般日本人的身高要高許多,所以站在真實旁邊更突顯這人的高大。

這是一個英挺帥氣的男子。

他的相貌與真實濃眉大眼的類型不同,他有著俊朗清新的臉蛋,臉龐的稜線分明,五官帶著些許秀氣,兩道劍眉與有神的雙眸,看起來英姿颯爽,頗有某位性格明星的風采。

從相貌看來,這人是一個年輕的小伙子,但是一舉一動卻散發出成熟男人歷經風霜與滄桑的韻味,舉手投足間深深吸引所有女人愛慕的眼光。

若真要挑剔出這男人不足之處,可能就是他那一頭顯眼的銀髮。

並非說銀髮是這個男人的缺陷之處,正好相反,這個特點更能帶給人一種成熟俊逸的酷勁。

只不過這個特點,就如同真實蓄滿短鬍的特色一樣,總會有人這樣想:「如果髮色是正常的黑色或深褐色,應該會更帥氣。」

 

「來點令人振奮的消息?牙。」

「只有一條。」濃厚的白煙自這位被真實稱作牙的男子嘴中緩緩吐出。

「線索少得可憐啊。」真實看似帶著抱怨的口氣,但他似乎早就預料到,臉上沒有太多失望的神情。

「但是很實用。」牙的口吻不帶絲毫情緒,眼神沒有看向真實,他和真實一樣,望著窗外的雪景。

 

這名英挺帥氣的男子叫影山牙。

影山牙在新宿被人稱作影牙,是一個行事風格強悍的人,但是做事情相當有分寸且公正,不論黑道還是白道都很願意買他的帳。

他隸屬於偵查暴力集團與組織犯罪有關的警視廳搜查四課,簡單來說就是處理與黑道相關的組織犯罪刑案。

因此,若影山牙想要查詢與黑道有關的消息,並不是件相當困難的事情。

 

「幾乎沒有人認識黑木這個人,他可能不是道上混的。」

「既然是幾乎,表示至少也會有一個人認識吧。」

影山牙聽真實那麼說,不置可否的點頭:「是啊,的確是,就是你提過要調查的另一個人─小山達也,只有他一個人認識黑木。」

「說來聽聽。」

「約七個月前,有個體形很魁梧的傢伙加入荒谷集團旗下的50TA運輸會社─」

「等等,什麼50TA?」聽影山牙講出一個奇怪的字詞,真實一頭霧水看向對方。

看到真實滿臉狐疑的模樣,影山牙忍不住發出爽朗的笑聲。

 

影山牙這麼一笑,不禁吸引大廳所有人注目,甚至有不少女警如痴如醉般欣賞他的笑容,就連真實也不得不承認,影山牙的確擁有得天獨厚的魅力。

他不只擁有模特兒般的身高,但是並不纖弱,隱藏在西裝下的肉體,是穠纖合宜的精實肌肉,而非刻意鍛造出過度膨脹的大塊肌肉,因為這樣反而會影響到動作的敏捷度。

 

影山牙笑了一會才解釋:「搞笑藝人狩野以歌手身份出道時的名字,而這個黑道老大與狩野同姓,所以就以此為名。」

「看來這位老大很有幽默感。」

「可不是,回到主題。

那傢伙因為身材夠魁偉夠壯,下手夠狠也夠快,所以成為組織裡最恐怖的打手,短短一個月內,吞掉目黑區所有的小組織,讓向來行事低調的50TA一躍成為目黑區勢力最龐大的黑道。

50TA雖然藉著這傢伙迅速擴張地盤,但是在某次與目黑第二勢力發生衝突後,就再也沒有任何動靜,他們停止擴張計劃,而這傢伙也跟著消失。」

「消失的傢伙就是小山達也?」

「不完全正確,因為他當時並不叫小山達也,而是化名為古田山太,他在這圈子很低調,狩野會社沒一個人和他有過交集,不過換個說法,或許熟識的人都在那次衝突中全掛了。」

真實點點頭,閉上眼睛,思考好半會才開口:「那一場衝突的事件,難不成就是半年前震驚社會的黑道火拼?朝日新聞報導的狩野會社與九鬼集團仇殺之秘?」

這次換影山牙不作聲,只是點頭示意。

「嘖,明明就是狩野運輸會社,那是50TA!難怪我想不起來目黑何時多了一個聽都沒聽過的黑道集團。」真實向對方埋怨。

影山牙輕笑:「抱歉,50TA是被道上的人私下嘲笑取的,久而久之也就正名化,狩野那傢伙反倒以此名引以為傲,這不就足以証明這個人的確很有幽默感?」

「不過……參與那次衝突的人不是都死光?消息怎麼來的,還有人活著?」

影山牙搖頭,用夾著香煙的食指與中指比向自己:「那兩個傢伙下手很俐落,沒留下任何目擊者,而這個案子可能涉及利益問題,我不清楚是警方高層還是政界人士施壓,所以偵辨此案的同事將唯一的證物─監視錄影帶列為非重要證物,丟在證物庫角落,我可是花了十多天才找到。」

「有遇到什麼阻礙?」

「阻礙?怎麼可能,隨便找個理由搪塞上面的人就好,我只是逛逛証物庫而已。」影山牙像聽到一件荒謬至極的笑話,露出自信的笑容,嘴角邊還有個淡淡的小酒渦,令他的帥氣度大大加分:「再者,又有誰會拒絕一個快晉升為警視的精英官僚的請求?」

「年底?」

「沒意外的話,或許更快。」

「既然如此,下次的酒宴就訂在年底。」

影山牙嘖一聲:「沒誠意!」他將手中的煙弄熄,再從白色包裝的CASTER5抽出一根煙,然後將剩下的半包煙遞給真實,隨即轉身離開。

 

「不好意思來晚了,那位要找我的訪客在─」清水直忽然咦一聲:「妳不是文書課的久、久彌巡查?」

「是的,清水警部,我是久彌夜,值班的天野因為臨時有事,所以請我代班。」

「哦,是這樣。」清水直一副原來如此的模樣。

「與您有約的人在那邊等候。」久彌夜巡查指向站在臨窗位置的矮個子男人,旁邊還有一位身材高大的男子,清水直一眼就認出站在真實旁的人是誰。

清水直向久彌夜道謝後,準備走過去打招呼時,卻意外發現有人躲在轉角處偷看。

 

清水直悄悄接近那個人,突然出聲:「由希警部何時變成偷窺狂?」

日下由希嚇一大跳,回頭一看原來是清水直前輩,她尷尬解釋:「那個、我─對了!我只是擔心影山警部被那個死矮子騙而已!」

「唷!怎麼叫“影山警部”叫得那麼生疏?」

「本、本來就這麼稱呼的啊!」由希趕緊撇過頭,往真實與影山牙的方向望去。

清水直笑了二聲就不再戲弄由希,反而帶著一絲惆然的心情:「當年的牙若不是遇到那件事……」

由希聽清水直這麼一提,心頭不禁一緊,她伸出右手輕輕按住左胸口,默然不語……

過了一會,由希平撫心中的不寧後,語氣一反常態,柔和的詢問:「牙……是怎麼認識上杉那個矮子?」

「兩年前那件滅門血案……」

「就是前輩您偵破的那件案子?」

「不,不是我,是真實那小子。」

「是嗎……」

兩人說到此處都有意避開談論那件案子,雙方不再出聲,直到影山牙離開。

真實叼上影山牙給的煙,不過他沒有將火點上,頭也不回自語自語講著:「偷窺可不是什麼好習慣啊!兩位。」

清水直用笑聲取代回應,快步走向真實,由希被真實這麼一說,倒是有些尷尬,一開始還不知道要不要過去,停頓數秒,最後還是跟在清水直的後頭。

 

「誰叫你和牙在那邊卿卿我我,刺眼啊!」清水直開玩笑。

「老朋友許久不見,聊一下罷了,走吧!」

「等等!」由希突然叫住真實:「沒什麼事,只是想知會你一聲,日下政治將他父親的遺物領走了,確認沒有遺失任何一件物品。」

「這樣啊。」真實點點頭表示知道了,隨即轉身往大門走去,離開時還揮手向由希道別。

「這樣啊?」由希有些傻眼的重複真實最後講的那句話,她並沒有抱著任何期待或預想,能從真實口中挖出更多有關此案的答案。

由希只是對於真實這種漫不經心的態度,感到憤憤不平,如果時光能倒轉再次回到數天前的那一夜,她說不定還真的會往真實那矮小的身體補上一槍。

「可惡!這什麼態度嘛!」由希重重跺了一腳,轉身打算離開時,不經意望向影山牙離去的方向。

 

日下由希將影山牙灑脫自在的身影映入眼簾,令她將兩年前相同的背影重疊。

同一條廊道;同一襲外套;同一位人,同一個背影。

不過……本該是打理整齊的黑色短髮,卻換成現今的銀色短髮。

 

想到這裡,由希的心又情不自禁糾結起來。

 

 

圖/文/きまぐ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者 的頭像
某者

江湖人 江湖劒 某者

某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Ordora
  • 某者上了新文來支持一下.
    等你多寫幾篇再來追文.
  • 感謝拉

    其實不用急著來追
    因為要寫完.或寫到中間..
    可能也要一個月

    最近有點忙.不過這次新 系列在一開始都構思好了
    寫起來比上一篇順手多了.....吧??

    某者 於 2014/09/03 16:08 回覆

  • 玲玲
  • 來沾醬油了~
    這次人物都很熟悉看小說就會快了(應該吧)
    等寫完後一次追,期待~~~
  • 請一個月再回來(誤!

    某者 於 2014/09/05 16:4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