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示版
創用 CC 授權條款
著作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

Tantibus VenatorBlogger部落格率先更新


江湖人  某者痞客邦部落格率先更新

 

 

小山達也的反應很快,門外一發出咔的聲響,他隨即翻滾到少女的背後,同時取出兩支手機,雙手用力一折。

 

門外的人剛走進密室還沒反應過來,小山達也就將手機的殘骸丟擲過去,馬上將女孩抱在身前,自背後掏出短柄小刀抵在女孩的後心處。

 

一名身材姣好的女人閃過迎面而來的手機。

「別動!」

如銀鈴般的聲音大聲斥喝。

這個人雙手持槍採用韋佛射擊姿勢瞄準躲在少女背後的小山達也。

由她後面走出來的是一個矮小的男人,雙手拿著折斷的手機。

在這男人身邊還另外站著一位與持槍的女人差不多高的女性。

 

矮小的男人從女人身邊走過時,還發出讚許:「射擊姿勢很標準。」

「廢話!」持槍女子毫不領情。

站在矮小男人另一側的女性卻埋怨:「學姐妳看,被上杉先生說中!就叫妳不要動槍嘛,結果妳不信,真的被小山察覺出來,要不然我們還可以多聽到一些內幕。」

「少囉嗦,這兩天妳動不動就上杉長、上杉短的,煩不煩!怎麼都沒聽妳對上杉說由希學姐說的才對!」

原來站在小山達也面前的兩女一男,正是一路追蹤小山動向的真實、優奈與由希。

真實等人,從休息站一路狂飆奔回澀谷,途中查到小山達也駕駛的黑色Nissan車,的確停在櫻丘町日下家附近。

真實讓前田小雪與日下政治先返回前田家等待,三人則潛入日下家。

 

「你們是誰?」小山達也的體型幾乎有少女的四、五倍大,左手環抱少女的腰際,右手藏在少女瘦小的身體後面,從他的語氣態度看來並未顯得慌亂。

真實站在中間,優奈位於右側,由希舉槍立於左側。

真實臉上沒有太多表情,反倒一副品頭論足的樣子,對著小山達也點點頭,抓抓蓄著短鬍的下巴。

反觀兩旁的女士,優奈顯得有些緊張,雙手握拳置於胸前擺出弓步的武道姿勢,由希則是持槍的右肩後拉、右腳退一步,身體側轉,左手包覆右手,蹙眉的大眼順著準星瞄向小山達也。

小山凶惡的眼神掃向三人,最後停在由希身上:「S&W M3913、韋佛射姿……你們是警察?」

「只有她是!」真實指著由希。

「那你們……?」

「在問對方是誰之前,不是該先自我介紹?」真實調侃小山達也。

「你廢話真多,和犯人說那麼多幹嘛!小山,把前田皋月放了!」由希的眼神分毫沒有離開過小山。

真實沒有理會由希,反而向前站一大步,左右手在背後向外指著兩側。

優奈看見真實的指示,趁真實和小山對話,轉移對方注意時,雙腳緩緩向右側前方移動。

由希卻在心中暗罵:「比那什麼鬼手勢,事前也沒說清楚!」話雖如此,由希也和優奈一樣,跟著指示緩緩向左側移動,右手的短槍在燈光照映下,槍身反射出極為刺眼的銀光,銀光亦跟著腳步的移動,緩緩閃爍。

「你們怎麼知道我在這裡?」小山達也心中有所盤算,他想弄清楚警方如何追查到這裡。

「因為你的手法太粗糙!」真實雙手一攤,表示無奈的模樣,著實令人討厭。

「粗糙?我倒想聽聽你這位什麼都不是的死矮子有何高見!」小山冷笑。

由希聽小山這麼說,內心忍不住竊笑。

「從一開始謀殺日下三四就漏洞百出啊!你該不會以為我們是從你臨時綁架皋月的那一刻,才開始追蹤吧?」

「一開始……你胡扯,這是一場很謹慎嚴密的計劃!」

「也包括那份提前錄好,再讓前田家轉錄下來的錄音檔?」

小山達也一聽,眉頭微皺:「什麼錄音檔?」

「黑木應該有吩咐過,若出了意外,就要承認錄音檔裡所有發生的事吧?」

小山達也頓時露出野獸般警戒的眼神,他開始在意眼前這個男人的身份。

「你究竟是誰?」

「菜鳥警部A,雛鳥助手B,老鳥偵探C。」真實依序指著由希、優奈,最後才是自己。

「死矮子,別讓身為菜鳥警部的我,第一次開槍的經驗是射你的身上!」由希惱怒。

優奈則在另一旁鼓著雙頰憋笑,她反倒認為這樣形容還滿貼切的。

「那麼偵探C,你從何時開始追查我?因為遺留在現場的瓶子?」

「當然不是!而是日下三四告訴我的。」真實成功吸引小山達也的注意,讓優奈與由希尋找機會救回皋月。

「日下三四?你在胡說八道什麼!」

「既然你那麼在意,那我修正一下,是日下三四的屍體告訴我的。」

真實的眼神不經意瞄向一旁的由希:「還記得你如何把現場製造成電線走火的狀況嗎?只有笨蛋才看不出矛盾之處。」

由希聽到真實這麼說,狠狠瞪他一眼。

 

真實咳一聲,才繼續說下去:「破綻一,為了佈置成煤油暖爐的電線走火,不只插座有電爆燒燬的痕跡,連電線都有外融的現象,但是你在這部份犯了很嚴重的錯誤。」

「錯誤?」

「暖爐的插頭沒有電爆焦痕,而且電線只有外面一層燒壞,內層包覆的導體線卻安然無恙。」

「……」小山瞪著真實,一雙大眼彷彿要將對方吃下肚。

 

「破綻二,日下三四的屍體距離偽裝成電線走火的插座超過半公尺範圍,周遭可燃物幾乎沒燒到,這樣的狀況要引發出能燒死日下三四的可能性近乎零。

所以藉由偽裝電線走火後,致使煤油暖爐傾倒,煤油淋在正好在「睡覺」的日下三四身上,聽起來似乎合理,但是你沒計算出死者倒地的位置與姿勢,就算死者真的昏睡不醒,有可能就這麼大辣辣躺在門口睡覺,而且睡姿還是完美的俯臥,而非逃亡的爬跪姿態或保命的蜷縮狀?」

小山愈聽臉色愈凝重,他沒想到還有這個關鍵性的錯誤,原本以為放把火就可以掩飾所有的疑點,但實際上並非如此。

 

「破綻三,煤油淋在日下三四的背上引起嚴重燒傷,這應該是表面上看來真正的致命死因,不過這裡最大的問題是最嚴重的傷勢並不是後背,而是後頸和頭部的五官燒得不成人形,僅僅是為了遮掩後頸那道穿刺的傷口,造成最不合理的部份。」

「哼,做的太過火了嗎?」小山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從口氣上聽不出他的情緒有任何起伏。

「一點也不,反而非常合理。」

「合理?」小山挑眉直視真實的雙眼,試圖想從他眼裡看出答案,但是失敗了,小山無法從對方眼中獲得任何資訊,反倒因為那雙異樣的藍色瞳孔,無來由感到一陣心慌。

「因為謊言需要更多的謊話來圓謊。」

「……」聽到這裡,小山已經沒有心思追問下去。

他畏怯,也慌亂了,更想逃離眼前這對神秘的湛藍大眼,這雙彷彿能看透所有真相的真理之眼。

「你的殺人技巧很熟稔。」

小山聽見自真實口中冒出的這句話,證實他的猜測,對方看透這起計劃中最大的秘密之一,他的呼吸加重,甚至感到顫抖。

「再加上第一眼看到槍與射擊姿勢,就認出這位美女的身份,你應該受過正規的軍事訓練,而小山達也這個名字也是假名吧?」

「夠了!別再說了!」小山達也快要按捺不住譟動的心思。

「我還有很多問題和疑點要提出,你不想再聽聽嗎?」

「不必也不需要,你們只要讓出一條路給我,我保證不會傷害她!」小山達也將皋月抱起來,往前踏一大步,試圖威脅他們。

 

這時候,優奈與由希已經分頭站在兩側,真實擋在門前,隱隱約約形成三角定點包圍。

「快放下皋月!」由希站在側面角落,經過移位後,她已經能從這個角度完全捕捉到小山達也的側臉,她有把握在不波及皋月的情形下,射中小山達也的腦袋,但是她並不想殺死小山,所以她遲遲無法做出決定,是否要扣下扳機結束犯人的生命。

 

真實不顧即將失序的小山達也的要求,繼續講下去:「第四點,根據日下三四兒子的證詞,後庭院的草坪向來都是日下三四親自修剪,就連他自己都不能插手,卻突然在發生火災的那一天請人除草,這不合理,所以經由這條線索把你揪出來。」

「原以為是天衣無縫的計劃,沒想到出現那麼多失誤的地方,既然你都知道,我也沒什麼好辯解!都給我滾!」

「那麼在接受逮捕前─」

「誰說我要接受逮捕!」小山達也大聲咆哮,他再向前踏一步。

真實無視對方的暴怒,繼續追問下去:「我想問問你、黑木與另一通電話裡的無名人士有什麼關係?」

「不關你的事!」小山達也的怒氣與畏懼感雙雙達到臨界點,他高舉手中的少女。

「放下皋月!」由希大驚,右手食指依舊沒有扣下扳機。

頓時,由希眼中一花,皋月被小山達也拋出來,而且是拋向自己,她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只能食指脫開扳機,雙手一伸,將瘦小的少女緊緊抱在懷裡。

真實並沒有看漏小山達也這個舉動,因為這就是他要的結果,他在皋月被拋出的瞬間,迅速衝向小山達也。

咻地一聲,小山將手中的小刀射向真實,真實的頭一撇閃了過去,沒料到第二、三、四柄飛刀齊至。

 

「優奈!」由希剛抱穩皋月,就看到真實衝向小山,小山則向真實連射數把發出銀光的小刀,射出飛刀的同時,小山的腳步往優奈的方向奔去。

這瞬間所發生的事,優奈盡收眼底,她一開始就知道若發生什麼變動,自己這裡將會是最薄弱的一環,也將會是對方離開的突破口

所以優奈分毫不敢鬆懈,她做好準備應付小山達也的攻擊。

「喝!」優奈用她那獨特的呢喃童音大喝一聲激勵自己,右拳置於腰際,左拳放在臉部前側,雙腳微彎,右腳退一步。

優奈架勢剛擺好,小山的黑色拳頭就襲面而來,如鐵塊般的拳頭自上方落下,優奈輕巧的身軀卻是不退反進,左腳向前踏一步,鑽入小山的懷裡。

剎時,優奈不只避開小山強力的攻勢,同時用左肘架開對方內臂關節處,完全化解對方的力量。

正當小山達也感到右臂內側一陣酸麻之際,優奈發動反擊!

 

穿著深色套裝窄裙的優奈,套上深色絲襪穠纖合度的美腿竟一腳踢向小山達也的腦袋。

擁有一百二十分公分腿長的優奈,善用自己的優勢,一氣呵成做出攻守一體的動作。

當她面對襲擊而來的小山達也,心理早已作好準備,衝入對方懷裡並非只是閃躲攻擊,而是要做出反擊的前奏。

左腿跨步而出,腰眼下移,右腳大腿抬高順勢掃向小山,原本及膝長度的裙子因而往上縮短許多,結實的大腿盡顯無遺,雖然優奈穿著窄裙,但是並沒有妨礙到優奈的攻擊。

小山達也的頭只是微微後仰,就閃過優奈的反擊:「這種側踢也想擊中我?」

這個輕視的念頭剛從小山的腦海閃過,他就驚覺不妙。

原來,優奈本來就不認為可以藉著側踢就撂倒這個比自己高了近二十公分的巨漢,所以她施展的並不是側踢,而是迴旋踢。

但是這招迴旋踢並非用來攻擊對方,而是要替下一次的攻擊增強力道所施展,藉由迴旋轉身的加速度,並將身體的力量全部集中在真正的攻擊─後旋踢。

右腳踢空的優奈,右腳下壓落地後,藉由力量與體重的轉移,曼妙的身軀半轉,優美的後背呈現在敵人的眼前。

 

轉眼間,背部下彎,重心移輚,加大左腳踢擊力量的後旋踢疾馳而去。

 

「嗚─」

 

 

圖/文/きまぐ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者 的頭像
某者

江湖人 江湖劒 某者

某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玲玲
  • 「死矮子,別讓身為菜鳥警部的我,第一次開槍的經驗是射你的身上!」
    是我應該....早就開槍了!!

    是說...有點分不清迴旋踢跟後旋踢....感覺是一樣的動作咩~
  • 嘿嘿嘿
    如果你也想開槍.代表人物塑造算成功

    至於迴旋踢和後旋踢差別.

    迴旋踢就是從側身橫掃對方
    後旋踢是半轉身,一支腳為轉軸,另一支腳轉身後踢出去

    某者 於 2014/08/17 23:3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