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所有人不約而同發出疑問。

 

真實招呼所有人先上車再解釋,眾人紛紛回到車上,疾駛返回澀谷。

 

真實用擴音方式播電話給日下政治:「有幾個關鍵點,在上東名高速公路時,我一直想不透,直到剛才抵達休息站時,我才全部想通。」

 

「休息站?」優奈歪著頭問。

 

 

 

「雖然小山達也不小心將配方瓶留在日下家,但他並不是莾撞的人,而是一個心思慎密的人,若非計畫臨時有變,他可能會神不知鬼不覺的消失,不過因為某種原因,他帶走皋月這張保命王牌。」

 

「能不能說詳細點,我聽不懂!」由希扁起嘴埋怨。

 

「OK,先來談逃亡,最重要的就是與時間賽跑,所以要壓縮所有的時間,選擇最快速、安全、隱密的方法脫身。

 

但是小山卻大搖大擺駕駛公司的車,選擇看似最快,卻是最差的時間點走高速公路逃亡,讓人誤以為他會逃往最遠的縣市。」

 

由希與優奈總算聽懂真實所指的矛盾之處。

 

 

 

「既然打算上高速公路做遠距離逃亡,為何不直接從三號澀谷線比較快,反而要繞到世田谷區再上高速公路?這是疑點一,一方面不只要擺脫後面跟蹤的人,另一方面還可以令對方產生混淆。

 

其次,抓走皋月是一個關鍵,何不奪走手機就好,甚至殺了皋月,這兩項選擇都會比帶著一個活的皋月更好,因為逃亡多帶一個人就是累贅,至於帶著一個死的皋月,那更不可能。

 

所以前田太太、日下先生你們放心,皋月絕對還活著!」

 

優奈等人靜靜聆聽沒有出聲,電話另一頭卻傳出前田小雪的哭泣聲,由希與優奈知道前田小雪這次的眼淚不會是悲傷,而是喜極而泣的水珠。

 

 

 

「若是沒有皋月,小山達也一開始可能會完全按照寫好的劇本行事,但是途中出了意外,這個意外可能是皋月的存在,也可能不是皋月。

 

但是對小山而言,這個意外令他起了警惕之心,他一定握有可以將皋月變成某人極為在乎的談判籌碼,所以他必須在逃亡中帶上這個活的籌碼,在條件談成前,皋月會很安全。」

 

 

 

真實停了一會,繼續解釋:「第三,因為途中的意外,打亂小山對背後操控事件的人信任,所以他必須假裝還聽任那個人的話,暗地裡卻另外再找安身之處。」

 

真實放出兩片剛才查看的監視錄影,一個是休息站,另一個是三號澀谷線。

 

「所以他選擇交通尖峰時期在市區環繞,最後繞到世田谷區走東名高速公路,先往休息區駐點,讓後面追縱的人誤以為他會繼續往前走,實際上卻把休息區當作折返點,回到所有人都想不到的地方─澀谷。」

 

「澀谷!」「不會吧?」所有人發出驚嘆聲。

 

優奈正好看到錄影中的小山達也改換一套輕鬆的休閒服,但是長相與身材依舊顯眼,黑黝黝的膚色與平頭的壯碩男子,拖著深咖啡色的旅行箱,駕駛黑色Nissan車系往澀谷車道前去。

 

「他會回到澀谷那裡?」由希對小山達也的去向依舊摸不著頭緒。

 

真實表現出一派詼諧的模樣問:「妳有想過綁架犯回到犯案地點的機會有多低嗎?」

 

「這根本不可能,逃都來不及了,那個傻子─等等,你是指小山會回到綁架皋月的那個路口?」

 

「當然─不是,而是回到日下家!」真實刻意拉長音,由希聽來格外刺耳。

 

「可是那裡有警察駐守……」優奈難以置信。

 

「不,真實說的對,過十二點員警就撤離了,不過每隔兩小時會有人巡邏!」

 

「那麼,優奈要加快腳步囉,櫻丘町可是有五十多支監視錄影!」

 

「是!」優奈抖擻精神,大聲回應。

 

 

 

深夜一點,空中不知何時飄起白色細雪。

 

有個男人拖著行李箱,離開黑色的座車,緩步走入巷弄中。

 

雖然已經是深夜,但是這個人的舉動沒有引起鄰居的注意,畢竟在深夜拖著行李箱,像是個剛出遊返家的人,這樣的行為並不顯眼。

 

話雖如此,這個男人還是顯得小心翼翼,步調走得既慢且輕,如同一個深怕會打擾鄰居睡覺的好街坊,他就這樣走了十數分鐘的路程,終於回到「家」。

 

這男人輕輕跨過大門前的圍條,用鑰匙打開門,然後將行李箱拖進屋內,他將行李箱放在「家」中唯一沒有窗戶的房間。

 

這不只是一間房間,還是間很寬敞的密室,地上舖設約二十張榻榻米大小。四周空無一物,唯有對門的牆壁掛上唯一的畫法字帖─「不語心而問心」,這似乎像是用來練習柔道或其它格鬥技的房間。

 

男子拉開行李箱鏈條,箱內赫然藏著一名少女,少女頭綁雙馬尾,穿著學校制服,雙手雙腳被繩子反綁,眼睛被布條矇住,小小的嘴巴不知道被塞進什麼東西,令雙頰顯得有些鼓鼓的。

 

他將少女抱出來放在牆邊,少女動也不動一點抵抗也沒有,看不出來少女究竟是死是活。

 

 

 

男子拿出手機撥電話。

 

嘟嘟嘟─電話響了十數聲,一直沒有人接。

 

男子看似有些心煩氣躁,食指重重壓著電話按鈕重撥一次。

 

這次倒是響沒幾聲就有人接電話:「你的動作也太慢了,慢到讓我昏睡不醒,東西到手了沒?還有你為何沒有按照約定好的時間抵達為你安排的地方?」電話另一端的聲音,雖然語氣帶著抱怨的意味,但是字字句句講起話來不疾不徐,十分穩重。

 

「東西?為了這件東西,我背叛兄弟,還被警方認出來!這就是你所謂的安排好?」男子雖然聽出對方的口氣十分不友善,但他並不畏懼。

 

「你胡說什麼?」電話另一頭的人裝傻。

 

「你清楚得很,是誰派人一直監視跟蹤我?怎麼,在名古屋追丟了,難道你不心急嗎?」

 

「……」電話另一端的人被男子說中所做所為,不知該如何回話。

 

「我告訴你,我逃不掉的話,東西你也別想拿到,我可不是那麼好應付的人!」男子說完氣沖沖掛掉電話。

 

 

 

男子重重嘆口氣,又馬上撥出一通電話。

 

這通電話才剛響完一聲,馬上就被接通:「達也!你……太令我失望了!」這名撥電話的人正是小山達也,他雖然沒有看到對方的樣子,但聽得出對方失落的語氣,他更能想像得到對方說這句話時,一臉婉惜的模樣。

 

「對不起,黑木大哥,臨時發生意料之外的事,所以我……」小山這時的語氣不同於剛才前面那一通,他誠心希望黑木能原諒他。

 

「只不過就是被那孩子拍到縱火的樣子,有什麼大不了?才這點事就慌成這樣,你把我平日的教誨與訓練全都當耳邊風嗎?」黑木並未帶著指責的口氣責備小山,但這樣的態度更令小山感到愧疚。

 

「我、我……」小山不知該說些什麼,他也不清楚黑木對於現在發生的事情究竟瞭解多少,自己還來得及回頭嗎?

 

「老爺留話了,絕對不能傷害前田家的孩子,將她放了去自首,老爺會有辦法救你出來。」

 

「……」小山沒有作聲。

 

「除此之外,還有沒有其它事隱瞞我?」

 

「沒……沒有了。」小山畏怯的回答。

 

「嗯,就這麼辦吧!」

 

小山達也結束與黑木的通話,他走近躺在地上的少女,替她解開矇眼的布條,將塞入嘴中的手帕一併取出。

 

少女的雙眼並未睜開,似乎是睡著了。

 

小山望著少女稚氣未脫的臉蛋,情不自禁伸出手輕輕擰一把。

 

突然,門外紅光一閃,警報聲呼嘯而過。

 

小山急忙收手,跑出房間查看:「原來是巡邏。」他不禁鬆口氣,返回密室後,坐在少女身邊。

 

他閉上眼睛休息,歷經二日不眠不休的奔波逃亡,小山感到累了:「究竟要逃下去,還是……黑木大哥……」

 

 

 

正當小山還在考慮下一步該怎麼做時,手機響了。

 

「快點把那女孩解決掉,東西交出來,我保證能幫你逃到國外,不只你欠下的債務一筆勾消,還有花不完的金錢!」率先出聲的是剛才小山撥出第一通電話的那個人。

 

「你沒聽懂我的意思嗎?我要得到真正的安寧後,才會將那東西交出來,至於這個女孩什麼都不知道,你為什麼急著要我殺掉她?」

 

「少囉嗦!」那人似乎也急了,不再像之前那樣對小山還有所顧忌,他凶狠的對小山放話:「上面的人準備下通牒令,你最好快點把事情做一個結束。」

 

「我再說一次,別當我是三歲小孩!去告訴你的老闆,我向來都不是怕事的人!不把答應我的事全部做到,那件東西他.永.遠.別.想.拿.到.手!」語末,小山一字一字加重語氣來表達他的堅持。

 

「這是你的選擇?只為了保護一個與你無關的人,卻要讓你的妻子和兒子深陷無限輪迴的惡運?」

 

「雖然我不知道你背後的勢力有多龐大,但是你們若真敢這麼做,我就把東西還回去,原主人應該會非常樂意查查是誰想偷走他的東西!」

 

「好、好、好,走著瞧!」電話另一端將電話掛掉。

 

小山達也搓揉雙眼,無助的喃喃自語,絲毫沒發現身邊有一雙大眼正注視著他。

 

 

 

「你要殺了我嗎?」那雙大眼的主人終於出聲,柔和的語氣與她的母親幾乎一模一樣。

 

小山達也嚇了一跳,彷彿連呼吸都在顫抖,他看著那個女孩,不知道該說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密室外發出「咔」的聲響─

 

 

 

 

 

圖/文/きまぐ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者 的頭像
某者

江湖人 江湖劒 某者

某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