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示版
創用 CC 授權條款
著作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

Tantibus VenatorBlogger部落格率先更新


江湖人  某者痞客邦部落格率先更新

 

 

 

 

嗶一聲,答錄機緩緩轉動,從最新的留言開始播放。

「媽咪!今天社團安排……會晚一點回家,補習……」答錄機播放出十分稚氣的童聲。

前田小雪一聽,驚覺自昨天起到現在都還沒聽過答錄機的留言,甚至連女兒打電話回家都沒聽到,自己竟然渾渾噩噩渡過這二天。

「媽咪!皋月回家想吃拉麵……」

「媽咪……」

幾乎每隔一小時,前田小雪的女兒都會打回家,有時說起話來帶著童稚的語氣體貼媽媽不要太累,令前田小雪不僅感到窩心又有些害臊。

優奈在一旁聽了,也被這位名叫皋月的女孩渲染了那份朝氣的精神。

「真是個活潑有元氣的孩子,請問令媛多大?」優奈很想見見這位可愛的小女孩。

「十六歲,正值調皮的年紀。」

「十六歲……皋月……」真實聽到前田小雪與優奈的對話,心裡唸唸有詞。

答錄機一通通播放今日記錄下來的留言,最後連嗶二聲,開始播放昨日的留言

「有一通新留言。」答錄機的電子語音系統,令前田小雪緊握的掌心冒起冷汗。

真實等三人屏息以待,原本調著適溫的空調,彷彿在這時刻失靈,優奈與前田小雪的額頭不禁冒出汗水。

 

前面五秒一直處於無聲音狀態,這令眾人感到很納悶。

就在第六秒開始計時,出現東西掉落的聲音,一件有份量的東西掉在地下,發出咚地悶響。

「咦?你不是應該在後園驅蟲,怎麼會在這裡?」真實以眼神詢問前田小雪,只見她點頭確認那是日下三四的聲音。

「我看到有人闖進來,剛從窗子跳出去。」陌生的聲音辯解,沒人能證實對方是否為小山達也本人。

但是若按照日下三四前一句對話與無毒家園公司的說辭相互查證,這個闖入的人的確極有可能是無毒家園派來除蟲的工人─小山達也。

「胡扯,那你手上是什麼東西,放下!」日下三四的聲音聽來並沒有很驚慌,反而異常冷靜。

「你怎麼不相信我?東西還給你,我離開就是!」

叩一聲,小山達也將手上的東西放在桌上,但是並未聽到腳步移動的聲音。

「還不快走!你再不離開,我就要報警了!」

小山達也嘖一聲轉身離去,腳步重重踩在地上,不知是刻意為之,還是因為偷竊失敗而發怒。

「快滾!」

日下三四將對方趕走後的二秒,聲音又消失了。

正當眾人感到疑惑時。

「嗚─」一聲宛如竭盡全力嘶吼的哀號迴盪在三人耳邊,前田小雪嚇得再次顫抖,晶瑩剔透的淚水自那雙通靈般的眸子急遽湧出,滑下嬌嫰的容顏,最後滴落在優奈白晢的手背。

 

錄音倏然中斷。

 

後續發生什麼事沒有錄下來,但所有人都知道結果。

 

日下三四死了。

 

「所以那個工人就是殺害日下……先生的凶手?」前田小雪語氣哽咽提出疑問,可是沒有人給予確切的答案。

優奈的神色充滿疑慮,不明白為何真實沒有回答前田小雪的問題,她望向真實,卻見真實有些粗獷的眉毛微皺,嘴上叼著不知何時取出的煙斗,煙斗依然沒有點上煙草。

真實似乎察覺出兩道急需解答的眼光,他看向優奈的眼神正好與她對上,真實微微點頭。

「應該是。」優奈等到真實點頭後,才代替他回應前田小雪。

優奈回答後,沒人再出聲,廳內所有人陷入一片沉默。

過了一會,真實用掌心推了推微微下滑的藍色鏡框:「至少可以肯定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證據,只要將這個拿去做聲紋比對,就可以證明犯人是小山達也。」

真實雖然這麼說,卻伸出左手按下刪除鍵。

前田小雪與優奈見狀不禁輕呼:「那是刪除鍵!」

「留言清除完畢!」回應兩人的是電子語音冷冰冰的聲音。

前田小雪兩人無法理解真實這個舉動,是不小心按到刪除鍵嗎?但是他的臉色顯得很平淡。

「我錄下來了。」真實拍拍胸前的口袋,接著用嚴峻的口氣要求兩人:「這份錄音檔的來源,是在日下三四房裡找到的。」

「這不……」優奈話說到一半,突然明白真實的意思,她望向前田小雪,對方點頭同意。

「不管誰來問,妳都說不知道,就算警方拿通聯記錄來求證也不要承認,記錄只能查驗是否撥通與通話時間,沒有辦法得知內容。」

「如果政─日下先生問起?」

「一樣。」前田小雪聽真實這麼說,頭低了下來。

「反正妳也有秘密沒辦法告訴他,就一併隱瞞下來吧!老實說這件事比起妳所隱藏的那件事根本無關緊要,不是嗎?」

前田小雪微微點頭。

「既然如此,剩下的就交給我,這件事的背後可能涉及政黨利益,為了妳的孩子,妳必須完全抽身。」真實向前田小雪交待一些事宜後,準備與優奈離開。

 

叮叮叮─電鈴急湊的連響數聲。

「時間算的真準!」真實看向手錶,還沒到傍晚六點鐘。

三人直接走出屋舍,看到正在庭園大門外等候的日下由希。

前田小雪與日下由希打完招呼後就返回屋內。

真實就領著優奈與由希往日下家的方向前去。

 

「小山達也失蹤了。」由希板著臉。

「失蹤?」優奈歪著頭。

「剛才派人去小山任職的公司搜證時,聽說有個女職員一開始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所以打電話問他,是否把公司的配方罐留在委託人家裡,請他將罐子帶回公司,可能就是這麼一問,引起小山的察覺,現在手機完全聯絡不到他,而最後出現的地方就是日下家,目前正在搜尋他駕駛的工具車行蹤。」

「拘提?」真實抬頭看向由希。

「是。」

真實從口袋拿出一支筆,遞給由希:「這個關鍵性的證據,應該可以讓你們發通緝令。」

「錄音筆?」由希利用前往日下家的路程,聽完短短不到一分鐘的錄音過程,她臉上的表情十分戲劇化,先是由震驚轉變成驚喜,最後咬著薄薄的紅唇,神色凝重不已。

優奈原以為由希得到證據會很高興,沒想到從由希的臉上看不到任何喜悅。

「妳也感覺不對勁?」

「你太小看身為警部的我!」由希扁起嘴,不滿真實小瞧自己。

「不對勁?」只有優奈仍處於不知情的狀況中。

「那個環節有問題?」

「不知道,就是憑著刑警的第六感。」由希羞紅著臉回答真實的問題。

真實對於由希的第六感,表現出一副不置可否的神色,由希見狀氣得牙癢癢。

「這是從那來的?前田家?」由希向真實追問錄音檔的來源。

「妳想聽真話還是假話?」

「假話。」由希聽真實這樣露骨的暗示,那能不知真實的意思。

「東京產險的調查員在估算日下家財物損失時,誤以為這支錄音筆是自己的,直到返回公司時,才發現這支筆不是自己的,然後─剩下的可以請警部妳自由發揮,最好多補充幾句,例如錄音檔備份很多,若沒有找個職業駭客侵入到外國的雲端硬碟,是沒法子湮滅證據,諸如此類的威赫會令你們辦案順利許多。」

「我知道了。」

由希利用紅外線傳導,將錄音檔傳到自己的手機,再傳給鑑識課的木村做聲紋比對,並要求用最快的速度做好鑑識報告。

「對了,有件事我想問你。」由希結束與木村的通話後,向真實提出疑問。

「請問。」

「下午的時候,大宮教授傳一份新的驗屍報告……」由希問真實去找大宮時做了什麼事,竟然令向來不做側寫的大宮,主動提供一份罪犯側寫的資料,而這份資料還與警方的側寫有不小的出入,尤其是受害者的致命死因。

「剛好我打算把錄音檔拿給老頭聽聽,不如妳們親自聽他解說,這對兩位未來的警視廳支柱肯定很有幫助,如何?」

優奈與由希二位高個子美女,隔著中間矮小的真實,相視對望互相點頭。

於是真實帶著優奈與由希再次前往東大附屬醫院,途中買了五份晚餐,打算在研究中心解決,不過由希與優奈不願意在那種場合用餐,所以只好改買三份,請大宮與米砂在研究中心等候。

 

「學姐常來這裡嗎?」優奈想了解由希是否因為辦案而常來醫院,並告訴她中午第一次來研究中心時,吐得一塌糊塗。

「來過不少次,有時是去別間醫院的太平間,不過這裡因為是研究中心,比起太平間的環境要好很多。」由希講起第一次參與驗屍時,被前輩惡整的事情。

兩人講著講著談起幾年前在學校的一些趣事,一路上聊得好不開心。

再次來到研究中心,優奈有了心理準備,雖然還無法完全適應那股無法言語的味道,至少空腹的狀況下,她還能勉強打起精神。

五人圍在桌前,桌上擺放三碗拉麵,五杯飲料,優奈瞧著真實三人處於這種環境之下還能用餐,不由得感到敬佩。

中午的時候,優奈因為身體不適,所以沒有發現全身包得密不透風的實習生阿部米砂。

直至此時,優奈才注意到替自己調配清涼藍泡水的米砂。

米砂是個剛滿二十歲的混血美女,有著美麗的綠黃雙色瞳,擁有東歐人白晰的膚色,臉上有少許淡淡的雀斑,但並不影響她的美貌,反而更增添如童稚般的特色。

雖然米砂只取下口罩與手套,而頭上、身上仍穿戴著手術衣帽,卻不減她嬌柔的氣質。

這時候的她,雙手拿著刀叉,以口就碗,用小巧的嘴巴慢慢吸著一根根粗厚的麵條,好奇的眼神盯著優奈與由希。

 

真實先將錄音檔播給大宮與米砂聽,想聽聽他們的意見,只見米砂搖搖頭不表示。

「你應該也聽出來了吧?」大宮挑眉向真實確認,真實點頭。

「教授,請問這份錄音檔究竟有什麼疑點?」由希急欲得知問題的關鍵。

「各位在查驗錄音帶時,是不是第一時間就得到一連串完整的訊息。」真實替大宮解釋。

「訊息?」優奈不了解真實的意思。

「犯案動機、如何犯案、獲得什麼、犯人是誰。」三女想了一下不約而同點頭。

「既然這份錄音檔隱藏這些問題的答案,它是否就成為警方迫切需要的重要證據?」這次三女聽真實的講解,沒有多做考慮就同意。

「以警方的角度來看,這是一份能成功破案的關鍵證物,聲紋比對後再經查核,幾乎可以底定犯人的身份,剩下就是要搜查凶器與失竊物,不過以正常的狀況下,並不容易在一捲錄音帶中獲得所有資訊。

所以簡單來說,就是這份錄音檔太過於完美。」

「完美?難道你是指造假?」由希是三人中最先想到真實暗示的答案。

「不是沒有這個可能,妳們再仔細聽一次。」

真實將錄音筆重新播放一次,錄音檔將犯案過程完整記錄下來,以動機來看,小山是為了偷取某樣東西而潛入日下家,被日下三四發現後,憤而殺害對方。

在這方面又分成兩點,小山達也偷取某樣物品,是見財起意,還是預謀犯案?

若小山達也犯案的動機單純是見財起意,對警方而言會比較容易處理。

反之,小山達也若為預謀犯案,這將會牽涉更多層面的問題,例如是否有人教唆、共犯接應,所搶奪的物品是否會挖出更多其它黑幕。

 

「重點不只如此,在這種環境收音的狀態下,若連隔牆走遠的腳步聲、物品落在塌塌米的聲音都能聽得非常清楚,那麼就不太可能將周遭的環境音完全消除,如鳥叫、蟬鳴、樹搖、暖爐運轉、鄰居使用廚具的聲音,甚至呼吸聲、被殺害的喘息、掙扎聲、情緒上的生理反應、動作較大的衣服摩擦等等。

這些細微的聲音在這份錄音檔中完全聽不到,絲毫沒有雜聲的存在,連撥電話、掛電話的聲音都沒有。反而特別強化小山達也犯罪構成的元素要件,這份錄音檔完全指向搜證者─警方想要的證物指標。」

「難道這份錄音檔是在完全密閉的空間預先錄好的?」由希總算說中真實與大宮的推測。

「我和真實會有這樣的懷疑並非無的放矢,主要是這份錄音一開始就浮出兩大問題─誰撥出這通電話、誰結束這通電話。」大宮繼續補充:「按照臥室內傢俱擺設的位置來看,日下三四應該是背對房門撥電話,這個位置將面對房間更深處的矮櫃、衣櫃與窗戶。

這樣的狀況下,究竟是小山先在裡面偷東西然後被日下發現,還是日下先撥電話然後才看到小山在裡面偷東西?

錄音檔的內容,傾向於小山已經在房裡偷東西然後被日下發現,若是這樣的話,小山被趕出門時,會在何種情況下從背後襲擊日下?」

大宮這番話,著實考倒三位各有特色的女孩。

優奈嘟著嘴望向天花板思索,由希的劍眉皺成一團,反倒是米砂面無表情,依舊用小嘴吸著麵條。

 

真實替她們解開疑惑:「辦公桌到房門間有段距離,假設日下從門外走進來將小山趕跑,不管任何狀況下,都不會造成日下走出房門,卻被仍在房內的小山自後方襲擊,這樣會與命案現場的搜證結果造成矛盾。」

「所以……教授重發一份新的驗屍報告就是這個原因?」由希想起大宮更正的驗屍報告,米砂聽由希講到這裡,眼神頓時放亮望向真實,優奈則是聽得一頭霧水,滿臉似懂非懂的模樣。

「沒錯,這部份就讓真實講吧。」大宮起身,為所有人倒上藍色氣泡酒。

 

 

圖/文/きまぐ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者 的頭像
某者

江湖人 江湖劒 某者

某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玲玲
  • 寫的真好!看了好想知道到底誰才是犯人.....
    我對那前五秒無聲的錄音感到好奇~
  • 其實..
    我也很好奇(誤

    某者 於 2014/08/14 18:1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