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示版
創用 CC 授權條款
著作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

Tantibus VenatorBlogger部落格率先更新


江湖人  某者痞客邦部落格率先更新

 

 

 

 

 

「織田……熱……大衣脫下……」

「什─什麼?脫掉衣服!」

「……妳的臉很紅,是不是……需要……」

「等等─我是來履行與父親的約定,你不能這麼做!」

 

========================

 

澀谷區是日本東京都熱鬧非凡的潮流文化城之一,與池袋、新宿並列為東京都三大副都心。

自1970年代起,PARCO、OIOI、SHIBUYA 109等時尚服飾業駐點開設後,使得澀谷與原宿並列為年輕人的流行指標地,更有年輕人之街的稱呼。

90年代後,109辣妹不只將黑膚妝扮系推向流行全國的最高峰,更風靡全世界,讓各國驚豔於日本的特殊多元時尚觀。

  至於澀谷夜生活方面,雖然還比不上花街魁首六本木,但夜幕初垂,霓虹燈閃爍的花街柳巷,仍吸引眾多尋芳客流連忘返。

  然而澀谷不論時尚風潮還是夜生活,都比不上一座擁有紀念意義非凡的銅像─忠犬八公,八公銅像已是澀谷車站前永恒不滅的地標。

 

  正逢冬季尾聲一月初,年節剛過,天氣有些寒涼,雖有陽光遍照,路上行人卻都穿著大衣在街巷穿梭疾行,東京人的生活步調一直以來都是非常倉促。

  八公像指標,向來不缺等待的人潮,那怕是趕流行的年輕人、上年紀的中老年人;又或是想拍照留影的觀光客們,幾乎都會以車站前的八公像為聚集地。

  此外,若想看辣妹帥哥、時尚模特兒、影藝巨星,並非不可能,因為也有不少劇組與平面雜誌會在此地取景。

  這時候,圍繞在八公像附近的正是富士電視台劇組,準備拍攝將與NHK年度大戲─大河劇一較高下的青春校園愛情喜劇─KS之夢。

 

  「卡!喂喂─路人甲乙丙丁這時候要出來啊!野口!你這個場記當了幾年?怎麼會出這種低級的錯……」因為臨時演員沒有按排戲演出,導演高分貝咆哮資深場記。

  野口場記卻無視小林導演斥責,他順著路人甲乙丙丁的眼神望去。

一位身形玲瓏有緻、姿態優雅的女孩從車站走出來,她的著裝打扮和平常路上的OL沒有兩樣,深色窄裙套裝搭上沒有扣上的長大衣,穿著數公分高的高跟鞋,遠遠望去幾乎高於一般男性肩膀以上的高度。

  導演這時才察覺野口痴呆的目光,也跟著對方的眼神向前看去。

  那是一個脂粉未施的年輕女孩,有著如模特兒般修長且豐滿的身材;留著俐落的波浪短髮;精緻的童稚臉蛋與俏鼻;一雙水嫰的大眼;再配上微薄的翹唇,實在叫人很難不去注意到她。

  「導演好美啊!」野口情不自禁脫口誇讚。

  「蠢蛋,是那孩子美!不是我美!」聽小林導演這麼一罵,野口才回過神,隨即看到導演用那肥碩的體型十萬火急擋在女孩面前遞上名片,只見女孩收下名片講了幾句話,露出右臉頰淺淺的酒渦,微微低頭向導演致意後就離開了。

  「那女孩有說會和您聯絡嗎?」

  「可惜……」導演一臉婉惜走回拍戲現場。

 

迷倒導演與眾人的女孩,離開澀谷車站後,往道玄坂一丁目的方向走去,只是走到半途就停下來東張西望,好像在尋找什麼店家似的,她在街上徘徊好一會,最後走進一間服飾店問路,出店後繞到左側街道,步入對街的商業大樓,而這裡離SHIBUYA 109百貨不過兩條街的距離。

走至騎樓的大門前,女孩檢視牆壁上掛著一排排各樓公司名稱的牌號,所要尋找的事務所就在一樓。

「Hello?」她按了電鈴後,對講機傳來些微低沉富有磁性的聲音。

「你好,我是織田,我想找上杉先生。」

「請進。」對方雖說請她進來,堅固的雙開鐵門卻沒有打開,她又按了一下門鈴。

「咦?織田先生沒說嗎?請往右走繞到側門進來,搭銀色電梯連按兩次有夜巡字樣的紅色按鈕。」女孩仔細聆聽對講機傳來的語氣,隱隱感到有些不安,雖然是父親介紹的人,但對方的口音有種說不出來的怪異,聽來像是用外來語發音的日文。

尤其是進入事務所的奇怪方法,不是在一樓嗎?為何還要搭電梯?並指定要進銀色電梯,還有紅色的按鈕,這一切都令女孩匪夷所思。

女孩甚至懷疑父親要自己找的那個上杉是不是有什麼特殊癖好。

她懷著一顆忐忑不安的心,按照指示往右走繞到側門,雖說是黑色的單人側門,但一走進去所見到的格局設計,反倒像是正門大廳寬敞明亮的格局,這讓她安心不少。

女孩環顧四周,看到四部電梯,右側是兩部銀色的電梯門,左側則是兩部黑色反光的電梯門,她走進銀色電梯,有一到二十樓的白色黑字按鈕,最底下有個紅色緊急鈕,緊急鈕下方還有一個圓形紅色按鈕,上面標示著黑色的夜巡字樣。

她按下夜巡按鈕,門緩緩關上,電梯開始運作。

初時,她還能感覺電梯往下,但不到數秒就有種往上的錯覺。

叮一聲,夜巡按鈕閃著紅光,電梯門自動開啟,女孩踏出電梯四處張望,她不知道自己在那一樓,電梯間的格局和一樓相似,只是右側走道底多了逃生門,再往兩側通道一看,有幾間是在樓下大門看到的公司行號招牌,只是那些公司的樓層排列和現在看到的樓次不同。

更叫人奇怪的是,看來看去就是沒有她要找的事務所。

「上來頂樓。」那個既陌生又奇異的聲音突然從逃生門那個方向傳來。

女孩雖然心中暗自嘟嚷著,卻越來越對父親介紹的這間事務所感到好奇,她從逃生門走上頂樓,頂樓的鐵門是開的,女孩推開鐵門走出樓梯間。

「哇!」她被眼前有如畫般的景色所震撼。

四百多坪的頂樓空間周遭架起四公尺高的鐵欄杆,頂樓中間的部份,地上漆了白色的H字,右側有籃球框架,左側大樓的正面外圍部份,有一棟歐美風格的閣樓屋,實際上這是一幢紅磚水泥房,外觀砌上磨石子的顆粒造形,再用堅固的實心木板漆成藍白雙色拼裝在屋子的外層。

若在遠方望向這棟有點隱密的商業大樓,不仔細注意觀察,完全看不出頂樓有間加蓋的房子,因為屋子的外觀與天同色,以藍白雙色作遮掩,看起來猶如藍天下的白雲在頂樓飄逸。

這是一幢名副其實的空中閣樓,隱藏在天空中的房子。

女孩睜大秀氣的雙眼,驚喜的看著這所有的一切,過了好一會才走向那棟閣樓屋。

牆上掛著諾大的牌子:「夜巡者事務所」。

 

她在心中默唸著事務所的名字,輕輕推開藍白色閣樓的大門。

裡面的裝潢佈置和一般居家設計沒有什麼兩樣,甚至更為簡約。

甫進門的玄關旁有個置衣間,再往裡邊走,格局該是個招待來訪者的大客廳,卻被辦公櫃隔成二間,右側連接玄關的大廳,擺放著數張木製長椅與單人椅,中間有張長條矮桌,長型椅對面置放電視櫃。

大客廳側邊是整片沒有陽台的落地窗,因為閣樓位在頂樓採光良好,平日白天根本不用開燈,再加以外觀塗料的緣故,透過窗戶照進來的光線帶著淡藍色的絢爛視覺效果,令女孩猶如走入迷幻夢境。

玄關左側則是被鐵櫃隔離開來的另一個小空間,放著兩張辦公桌,桌上各放著一台桌上型電腦、筆記型電腦與平板電腦。

左側是有小陽台的拉門,暖和的陽光從此處灑入屋內。

置於右側的辨公桌打理得很乾淨,除了電腦以外沒其它東西。

而後方的辨公桌則坐著一個正在看書的男人。

 

女孩神色有些緊張,她從未聽過父親講過有關這個人的事情。

直到三年前,父親總一郎在書房講完一通電話後,面帶笑容向女兒提到故人之子將要歸日定居。

之後,織田總一朗進行一連串的置產工作,動用一筆數量驚人的代管資金,在東京都附近購入數棟不動產進行代租事務,並且聯絡建築公司在道玄坂某棟大樓的頂樓蓋一間閣樓

而眼前這個看起來一點也不起眼的小不點男人,就是父親口中的故人之子吧。

女孩對這個男人的了解,僅止於此。

為何女孩會稱這個男人叫做小不點?

因為這個男人看起來非常矮小,比起女孩不穿高跟鞋還有176公分高的身材相比,女孩目測懷疑,這位看起來弱不禁風的矮瘦男人究竟有沒有160公分高?

這個男人把書放在桌上,把墊在椅子上的腳收了回來,推了推架在鼻子上的藍框眼鏡,左手拿起架在桌上沒有點燃的煙斗塞進嘴中,站了起來。

女孩驚訝的低頭看著這個男人:「天啊!你真的沒─」話才講到一半,她急忙用雙手摀住自己的嘴。

「什麼?」男人微微抬起頭來看著女孩秀氣的臉龐詢問,他沒有聽清楚女孩講的話。

「沒事!」女孩露出孩子氣的笑容,雙手慌忙的胡亂揮動。

男人嗯一聲,很隨意的向女孩掃了一眼後,領著女孩走向大廳請她入坐,從冰箱取出二瓶礦泉水放在桌上,又走回小廳拿資料。

「妳是織田先生的女兒織田由娜?」男人攤開手中的資料,詢問女孩的名字。

女孩這時終於察覺出,為何一開始從對講機聽到這個男人講話就感到奇特的原因了,因為他的口音不似日本本地人,也不像長期旅居英美的發音,總而言之這個男人有點怪。

但是這個男人帶著異國語調的聲音,聽起來很迷人,一點也不令人厭惡。

「不,是優奈!不是由娜。」優奈矯正對方的發音。

男人點頭嗯了一聲不再說話,仔細看著手上的資料喃喃自語,似乎是在矯正自己的發音。

 

優奈藉著這個空檔,仔細觀察眼前的男人。

他穿著淺色圓領長袖、卡其色西裝外套,隨興的搭穿藍色牛仔褲;沒有特色的圓頭皮鞋,褲管還往上捲了幾圈,想來是買不到合身的褲子。

這個男人的身高似乎比女孩想像中要矮許多,可能只有156到158公分,髮型是兩側留長打薄的香菇頭造型,前額的瀏海有些凌亂,五官清秀看起來很年輕。

最重要的是這個男人有一副討喜的娃娃臉,像極了安達充筆下的少男少女角色。

其實仔細一看,這個男人還滿可愛的。

只是有個前提,男子得先把那滿臉鬍鬚理得一乾二淨才行。

就優奈所知,眼前的男人蓄著各種造型鬍子的集合體─山羊鬍、落腮鬍、虯髯、八字鬍,就偏偏在嘴角兩側本該與八字鬍連成ㄇ字形的鬍子竟然沒有長出來。

這讓優奈想起橫山光橫畫的大鬍子英雄的造型,同時也十分相像古代的山寨大王。

優奈不禁輕咬下唇,喃喃自語:「ㄇ字鬍可是成熟男人最具性感魅力的部份呢!」話才剛說完,她就發現自己的老毛病又犯了,趕緊閉上嘴巴偷偷瞄向對方,所幸男子似乎沒有聽到她自言自語的壞習慣。

「或許上杉先生是為了遮掩娃娃臉,所以才留著這滿臉的鬍子來增加穩重感吧。」優奈心中猜想。

 

「織田由……優娜……奈?」男子打斷優奈胡思亂想。

「是!」

這時兩人總算是真正的互相正視彼此,優奈看著對方那雙湛藍色的眼珠,如同藍寶石般深邃美麗。

「原來他是混血兒。」她一時之間被那雙藍眼睛所迷惑,甚至沒聽到對方在說什麼,再一次陷入思考,並觀察與分析上杉這個人:「聽口音不是美國人,也不像英國人,有著很美的藍眼珠……」。

「織田小姐,妳是不是不舒服?還是空調太熱了?需要把大衣脫下嗎?」男子終於發覺優奈有些不對勁。

「什─什麼?脫掉衣服!」優奈猛然回過神,只聽到什麼熱、脫衣服之類的話,豐滿的身軀向椅子後方縮了縮,趕緊把大衣拉緊。

優奈睜大雙眼,自恍神轉為驚訝的瞬間,整個人還沒反應過來。

她瞧著上杉緩緩起身,脫下貼身的卡其色西服,她羞紅著臉,心臟噗通噗通賣力的跳動著,她分不清是耳朵還是腦袋嗡嗡作響,一點也聽不清楚上杉又說了些什麼話,只見對方的右手隔著長桌伸了過來:「……妳的臉很紅,是不是生……需要幫妳……」。

「等等─我是來履行與父親的約定,你不能這麼做!」優奈驚慌失措起身,賞了上杉一巴掌後匆匆離去。

只留下滿臉錯愕的上杉望著優奈慌張的背影,仍不知這女孩為了什麼事要打自己。

  隔了一會,上杉才恍然大悟,將手放在鼻頭前一聞:「難道她知道我剛才清貓大便時,忘了洗手?」

 

 

圖/文/きまぐ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者 的頭像
某者

江湖人 江湖劒 某者

某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文文

  • 欣賞格裡的文章

    這.......

    應該也是某者的創作吧!

    你用日文的筆名

    不知道我猜的對不對 !

    慢慢看一下故事情節喔~~

    日安。
  • 是的
    文文猜對了!!
    請慢慢欣賞,
    日安

    某者 於 2014/06/12 14:57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雁情
  • 這是偵探小說嗎?
    日系背景……好厲害!

    拜讀了^^
  • 是的,
    目前的確是想寫成偵探類型,
    感謝雁情欣賞

    某者 於 2014/06/23 17:35 回覆

  • 玲玲
  • 某者是有待過日本嗎,怎麼對那的街道這麼熟~

    還有.....在中元節這天看到這篇實在恐怖了.....
    因為......我看到了......"呼之欲出的身高"!!!!@@
  • 沒有去過日本耶.....
    全家人都去了....只有我沒去-..-凹嗚.......

    哈哈,中元節不要隨便亂看啦
    快找你老公一起來看(誤

    某者 於 2014/08/10 21:18 回覆

  • 玲玲
  • (擊掌)我身邊的朋友都去了,就我沒去......好想去啊!!!!!

    你可能還不懂我的意思,我是在文中看到.....我的身高,噗~
    但是是"呼之欲出的那個數字"
  • !!
    原來玲在說身高...
    很迷人155!!!!!

    某者 於 2014/08/10 22:02 回覆

  • 玲玲
  • 咳咳~~
    "可能只有156到158公分",呼之欲出的數字是.....157!!
    (就算差2cm還是很計較!!!!)
  • xd
    嬌小可愛啊!!!!!!
    不覺得這種身高很迷人?

    當然身高很高也很迷人....

    搭配對的人,就是很迷人...

    (嗯...怎麼迷來迷去都迷人啊@@?)

    某者 於 2014/08/10 22:2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