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3/23-2014/3/24。

  天亮了,民主仍未清醒。

 

  本來三日前發表完此篇今日不站出來,明日站不出來。後,並不打算再對此事表示意見。

 

  但最終為這群學生感到可惜、難過、不捨與遺憾。

  

  二十三日下午四點,因為有心人士的帶頭衝撞立法院,造成學運分歧,由此可以看出學運激化。

 

  七點後,部份學生與民眾包圍行政院,並闖入行政院。

  二十三日晚間七點到二十四日清晨一點,媒體再度分化、抹黑、漠視這群學生。

  一群名嘴也批評學生們闖入行政院是錯誤的,甚至強奪江宜樺的電腦,竊取機密資料(事後證明根本沒有此事,府方與媒體都在不明的狀況下,污衊學生,將學生塑造成暴民。),與鎮暴警察叫囂抗爭。

  

  我相信很多人在第一時間,沒在現場的人也都誤信媒體的報導。

  學生是暴民,學生將暴力合法化,學生攻占行政院。

 

  但是在二十四日清晨一點多後,很多現場的民眾在自己FB、BLOG不斷貼出媒體以外的真實狀況。

 

  學生們轉戰行政院是錯誤的開始,但他們仍不是暴民,他們從未揮起手中的拳頭、拿起棍棒攻擊傷害警察。

  警察的職責所在,某者能諒解警察的為難與辛苦,但不應該使用暴力,運用手中的棍棒、盾牌攻擊躺在地下的學生,用腳去踢、踹手勾著手不願分開的學生。

  警察卻對那些在後面叫囂的人,刻意引發暴動的黑衣人置之不理。    

  晚間十二點後,媒體紛紛播出鎮暴警察開始粗暴抬開學生,但是卻在看不到的角落攻擊傷害學生。

  學生在第一波被盾棒打時,壹電視攝影師還刻將鏡頭轉到後方民眾,不拍攝警察痛打那些躺在地上手無縛雞之力的學生。

  

  凌晨一點多後,經由現場民眾不斷發送媒體故意不拍的真實狀況。

  最後媒體為了腥羶色收視率,開始放送被警察打的頭破血流的民眾與學生,躺在地上手無寸鐵的學生,不斷被警察無情的、粗暴的用盾牌、棍棒、手腳攻擊。

 

  是的,很多人說學生們咎由自取,那麼為什麼連無辜的記者與醫生也要被打?

  記者也很害怕受波及,手上麥克風、身上的證件掛在身上,仍被警察用警棍襲面。

  而進駐行政院內部的醫生,擔心受傷的民眾,卻被警察痛打,穿在身上的白袍染滿鮮血。

  

  當香港市民與藝人為我們台灣發聲時,台灣藝人在那裡?心裡還在想著要賺大陸錢?

  但是已經身在大陸的香港藝人卻勇敢的站出來支持我們。

 

  警察職責所在,大家要諒解。

  但,

  學生不是暴民,學生都舉起空空的雙手。

  學生躺在地上手勾手,

  卻被少數警察毆打,不只激化人民與警察的對立,

  更讓許多沒有到場的民眾感到心寒。

  得利的卻是後面的無恥政客,

  操弄著民主與人民賦予的權力,

  打擊、迫害無辜的學生。

  

  電視機前的民眾,是否看到躺著的女學生,被警察粗暴的用盾牌、棍棒或是用腳踹傷,但那個女生哭著坐著不肯走,後面的男生抱住她,保護她。

  

  

 

  天亮了,民主仍未清醒。

  天明了,獨裁者高歌著。

  夜沉了,民主的淚水被賤踏。

  夜深了,民主的血灑落在地。

 

 

  (某者不願貼學生們被傷害的照片,想看或想查清楚事件,在各FB都可以看得到民眾由手機傳出來的真相。)

 

 

文/某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者 的頭像
某者

江湖人 江湖劒 某者

某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