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示版
創用 CC 授權條款
著作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

Tantibus VenatorBlogger部落格率先更新


江湖人  某者痞客邦部落格率先更新

 

 

Odium-4

 

 

「有靈的形體是屬於白日的,不該行走於黑夜,因為它被夜行者所擁有,唯有追捕夜行者的獵人才能在夜晚中遊蕩。」

 

昆塔神父領著維里走向二樓卡洛的房間,其餘人跟在後頭。

只見維里右手拿著餐盤,左手拿煙,令大家愈加不懂他是怎樣的一個人。

「請問……」走在維里身後的黑髮萊拉提出疑問。

「請說。」

「你不需要十字架或……刀槍之類的東西來驅魔嗎?」

維里還未回答,貝蒂絲卻搶著說:「騙子靠張嘴就夠,那需要那些東西!」

「貝蒂絲!」昆塔為了貝蒂絲對維里的態度感到頭疼,倒是維里只是一笑置之。

這時所有人都來到卡洛房門前,六雙好奇的大眼盯著維里瞧,想知道維里接下來會怎麼做。

「我一個人進去就好,你們最好是下樓等候。」

「不行!」莫爾夫婦異口同聲拒絕,一來他們擔心女兒的安危,二來是不放心維里這個人。

貝蒂絲意有所指:「怎麼可以讓這個來歷有問題的人和卡洛單獨相處!」

這時所有人的眼神往昆塔神父望去,昆塔則是看向維里:「這……」原本到嘴的話停下來,似乎是不知道要如何開口。

「無所謂。」維里聳肩:「既然如此,就請昆塔神父保護他們,盡量遠離卡洛,最好待在門邊。」

昆塔左手高舉十字架,右手拿著黑皮書:「我以上帝之名宣誓一定會保護好他們。」

得到昆塔的保證,維里才伸出左手握住門把,以漠然的口吻警告:「我得事先聲明,既然你們決定要進來,就不准干涉我的作法,而你們的生死亦不在我的職責範圍內,因為我是個獵魔人而不是保姆。」

眾人頓時從維里的話語之中感受到一股無形的壓力,難道這就是身為獵魔者的氣勢嗎?

大家點頭同意,貝蒂絲卻不以為然哼了一聲,話雖如此,她仍將手中的十字架握得緊緊,另一手的黑皮書亦壓在黑袍下豐滿的胸部前。

 

古銅色門把轉動,被漆成白色的典雅木紋雙開拱門被推開。

穿著白色睡袍的清秀女孩坐在潔白的床舖上,牆壁、書桌椅與茶几都漆成與房門相同的白色,牆上掛了聖母瑪莉亞與耶穌基督受難於十字架的雕像。

倚著床頭的窗戶緊閉,本該綻放明亮的白色燈光,或許受到邪魔力量的影響竟顯得有些昏黃。

“卡洛”彷彿不知道背後的門被打開,只是安靜的望著窗外黑壓壓的夜幕,對身後的人不理不睬。

眾人待在門邊,昆塔與貝蒂絲守護在眾人前方,手上的十字架置於胸前,輕聲唸著禱詞。

維里將茶几置於床邊,拿了椅子坐在茶几旁,隔著茶几與“卡洛”對坐,只是“卡洛”依舊背對著。

他把餐盤放在几上,點起第二根香味濃郁的煙,與“卡洛”一同望向窗外不見景物的黑暮。

沉重詭異的氣息與白色的煙氣一同瀰漫在如同白色聖殿的房間。

「妳在黑暗的雲霧中看到什麼?卡洛。」維里緩緩吐出口中的煙氣,一手搭在几上的餐盤邊緣,並未享用盤上的三明治。

“卡洛”似乎不想理會對方,維里也不再問話,只是靜靜等待她的答覆,直到過了數分鐘,“卡洛”才用那低吼沙啞如氣聲的聲音說話:「慶典、狂歡和災難。」

昆塔與眾人有些意外“卡洛”竟然確實地回應維里的問題。

「嘿,聽說妳整整一週都沒吃過東西,不論妳接下來將要做什麼,我想妳或許會想要一些。」維里突然跳過前段對話,讓大家不解他的意圖。

“卡洛”聽完維里的話側過頭,用很輕蔑的眼神瞄向盤上的牛肉三明治,她笑了。

「呵呵呵─」笑聲聽來像喘不過氣的老人,嘶嘶作響:「妒嫉是豐盛的點心,仇恨是美味的靈魂饗宴,我何需低下頭來嚥食下等的垃圾!」

「哦?」維里起身,走到掛在牆上的耶穌受難的十字架前,這是一個雕刻精緻的銀像,細微處不只在於耶穌一根根被雕琢出來的細髮,最令人讚譽的是栩栩如生的臉龐,不喜不樂,無怨無恨,一臉神聖莊嚴的聖容,叫人不由自主衷心尊崇。

「既然如此,妳為什麼需要錢?」維里將煙叼在嘴角,取下銀製十字架,在手中把玩。

「錢是全世界通用的財寶啊!不要錢要什麼?」“卡洛”露出一個看似嘲諷的表情。

咚一聲,維里將十字架立在桌上,維里坐回椅子,面對不知何時轉過身來的“卡洛”說:「這點我的確不能否認。」

「別拿這個來嚇唬我,你該從他們那裡得知,我不懼你們用骯髒低賤的手所塑造出來的偶像……你─」“卡洛”忽地蹙眉,睜大藍色眼珠:「你是誰?你不是被餋養的狗,更不是什麼科學醫生……」

維里不理會對方的問題,只是雙手一攤:「我反倒想問問你,心情是不是很好,怎麼會有興致和我聊那麼多?」

“卡洛”瞇起雙眼:「你很特別,你身上有股氣息。」

維里挑起右眉,他似乎掌握到某種訊息似的盯著對方,將拿著十字架的右手換成左手,任由掛在嘴上的煙燃盡的灰燼掉落在身上。

「懷念的味道、熟悉的感覺……」“卡洛”閉上眼,微微抬起頭來,那精緻小巧的翹鼻微動,若非現在的她十分怪異,否則所有人都會讚美她這個舉動可愛極了。

這時,昆塔等人以為她正嗅著空氣中的煙味。

當維里仍用審查般眼神瞧著她時, “卡洛”猛然睜開雙眼瞪著他,流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大喊:「不!你去過那個地方!你來自地─」“卡洛”嬌柔的身軀挺直,神色驚駭欲向後退開,好似眼前之人是個令她感到畏懼的惡魔。

“卡洛”向後退的同時,一隻巨大厚實的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扣住她的喉嚨,“卡洛”白晢細嫰的頸部被維里的大手幾近滿把掌握。

若有人此時仔細察看維里的眼睛,肯定會發現他的藍眼珠有些奇異,湛藍依舊,但在眼珠中心宛若熊熊烈火燃燒的波動與折射動感。

「我明白了!」維利審查般的眼神轉而銳利。

 

昆塔等人傻眼,還未來得及反應眼前所發生的一切。

 

只見“卡洛”死命掙扎,兩隻就連美神維納斯見了都會讚許的細膩白嫰的手臂,拚命的捶打抓著自己喉嚨的結實臂膀。

「卡洛!」莫爾夫婦見狀楞了一秒,才驚呼女兒的名字,欲向前衝去,卻被身前的昆塔神父擋住:「冷靜下來,我們再觀察一會!」。

「啊─啊─」“卡洛”發出些微尖銳呻吟的聲音,不太像先前那種低沉的沙啞氣聲。

瞬息間,「啊!」掙扎呻吟聲轉變為悽厲萬分的尖叫聲嚇壞所有人,“卡洛”表情顯得十分痛苦,忽地面容猙獰,原本拍打維里的嬌嫰雙手冒出燒焦味的白煙,甚至連扣住喉嚨的脖頸也散發陣陣濃烈難散的煙霧。

特別的是,雖然大家都看到陣陣白煙,也聞到一種瀝青燃燒混著令人作嘔的燒焦味道,卻無人注意或聽到應該伴隨而來滋滋作響的燒焦聲音。

那怕見慣大場面的驅魔神父昆塔亦不知所措,更何況是莫爾夫婦與其他人。

“卡洛”水嫰的掌心與手指泛起莫名被燒燬的焦黑色,原先濃烈的白煙逐漸轉化成淡淡霧氣,不斷自掌心與脖子處發散出來。

貝蒂絲雖然手持十字架,內心擁有對上帝無比的信任,卻怎樣也無法想像會有這種無法理解的事,她喃喃自語又似詢問昆塔想獲得答案:「她不畏聖水、不懼十字架,亦不怕神聖經文與禱詞,為何會……」

「這就是獵魔者?」黑髮的萊拉以疑問的語氣回應對方的問題。

這時“卡洛”苦痛猙獰的神情突然緩和下來,她艱困地將臉孔慢慢轉向莫爾夫婦,臉上邪惡的神色不再,取而代之的是清純無辜的表情,帶著原來甜美的聲音無助地問:「媽咪?爹地?」

「卡洛!」莫爾夫婦等人開心的叫喚女兒,欲掙脫開昆塔的阻礙。

「別靠近,還沒結束!」維里卻嚴厲喝斥著,令莫爾夫婦與眾人不禁顫動。

白色的霧氣持續在空氣中飄散,瀝青的油臭味依舊嗆的叫人作嘔。

「媽咪?爹地?」“卡洛”再次輕喚莫爾夫婦,晶瑩剔透的水珠自一雙清澈無比的藍色大眼滾滾滑落,從白嫰清瘦的臉頰一路下滑滴落在白色的絲質睡袍上,溫熱的淚雨濡濕睡袍。

「我的女兒回來了,放開你的手!」莫爾先生察覺到天真的卡洛回來了,隔著昆塔大聲對維里吼叫。

然而維里沒有放手,昆塔未聽到維里的指示,亦不敢放任莫爾夫婦兩人過去。

「走開!」卻不知莫爾太太那裡來的力氣,又或許是昆塔將阻擋的重心都集中在莫爾先生身上,所以被莫爾太太極力掙脫之下,竟是往維里背後撞去。

維里那會料到被莫爾太太猛烈的撞上,扣住卡洛的左手不禁鬆了開來,卡洛揚起嘴角,發出沙沙的笑聲,迅捷抬起雙腳朝維里臉上踢去。

維里見狀,急將左手向後護住莫爾太太,右臂往前擋住卡洛的踢擊。

卡洛藉著反彈的力道倏地跳上空中,就這麼一躍再也沒有落下。

「卡─」莫爾太太急忙抬頭往上看,卻喚不出卡洛的名字。

眾人瞪大雙眼望向卡洛,每個人不約而同露出吃驚的模樣。

 

“卡洛”像電影中的蜘蛛人一樣背靠牆面,猶如上帝精心雕琢的細緻玉頸染上焦黑的手印,雙掌反手貼住天花板,雙腳亦是掌心踩著潔白如雪的天花板,邪惡的面容環視所有人,用極度凶狠的眼神掃向將莫爾太太護在身後的維里。

從莫爾太太撞向維里至此刻,僅僅只是短短數秒的瞬間。

當所有人視線才剛盯住“卡洛”,她隨即消失,眾人眼前一花,再也捕捉不到她的身影。

碰地一聲巨響壓過了萊拉的驚叫聲。

懷特醫生被一團黑影擊飛到對面的牆角,撞擊牆面的力道尤是強勁,牆上的裂痕竟然形成蛛網碎石,懷特怎可能承受得了這樣激烈的衝擊,當場昏迷不醒,手上的攝影機亦斷成兩截不堪使用。

昆塔趕緊護住身後的莫爾先生,貝蒂絲則守在萊拉身前。

他們只來得及做出這樣的反應,因為沒人看得到那團黑影的蹤跡,只聽見咻咻的裂風聲。

「滾開!」“卡洛”突如其來的怒吼,一團黑影瞬息間衝向擋在門前的貝蒂絲與萊拉。

貝蒂絲的肉眼並未見到黑影敏捷的襲擊,只感覺到一陣陰寒的狂風刮面而來,她緊閉雙眼一步也不退讓站在萊拉身前,神聖的銀白十字架與嶄新的黑皮聖書置於胸前,虔誠禱告尋求上帝的援助。

「啊─」伴隨著身後的美女萊拉尖叫的,並非是狂怒的黑影。

「上帝與我同在。」貝蒂絲感受不到勁風襲來,她認為是上帝眷顧衷心的信徒,逼退了著魔的“卡洛”,直到她緩緩睜開雙眼一看,才知道自己錯了。

映入貝蒂絲眼簾的是已經現形的“卡洛”與另一個在其身後的人,她瞠目結舌的模樣與闔眼禱告的貝蒂絲相距不到半尺。

“卡洛”整個嬌弱的身軀被抓在半空中,一隻強而有力的臂膀牢牢地、緊緊地箍住脖子,箍住脖頸的手指縫隙中,仍看得到燒焦的黑色,並且不時竄出瀰漫的煙幕。

「你不是尋常的獵魔人!你倒底是誰!」“卡洛”驚疑地扭動身軀,雙手胡亂揮舞,雙腳掙扎著。

「既然妳知道我去過那個地方,妳就該很清楚我不在乎妳會不會離開這個宿主,因為這對我來說一點也不重要。」

「放過我,我就告訴你一個─喀─喀─」維里手中一緊,“卡洛”張大嘴似乎還想講些什麼,卻無法說出口,只能從喉嚨發出喀喀的氣聲,彷若有什麼東西要從喉嚨深處爬出來似的。

陣陣白色煙霧猶如蒸氣一樣不斷在空中發散,原本只是遊走於脖頸處的煙霧逐漸蔓延至“卡洛”全身,好似整個血管的血液被沸騰蒸發,透過皮膚毛孔不斷揮發掉。

沒過多久,“卡洛”已經被有如蒸氣的煙霧所遮掩,為何不說是蒸氣而是煙霧?因為這陣煙霧完全沒有熱度散發,反而是寒冷的氣息,最後只能看到“卡洛”姣美的臉孔張大嘴掙扎著。

莫爾夫婦與眾人被此景嚇得不敢出聲,更是不敢再做出任何冒失的舉動。

這樣的狀況並未持續太久,僅不過十數秒的時間,卻令所有人覺得好像經歷數小時一樣。

「咔─咔─」“卡洛”的面孔朝上,臉色僵硬,嘴巴不斷吐出怪異的聲音,沒有人明白眼前的“卡洛”發生什麼事,更無人知道這位獵魔者做了些什麼,又想做些什麼。

場面僵持近一分鐘,“卡洛”終於有些變化,口中不再發出聲音,反而自喉嚨深處吐出濃稠的不明氣體,吐出來的剎那間看起來像是黏著的污黑瀝青,卻又如煙霧般飄浮在空中,慢慢匯集成一大片雲狀體,變形成某種動物的形態,一直到黑霧不再自“卡洛”嘴中吐出,她身上的煙霧也漸漸消失,不再由皮膚表面透散。

維里見狀,左手趕緊改抓為扶,右手環抱卡洛細長的大腿,將她輕放在床上。

邪惡的魔物終算是離開卡洛,伴隨魔物離開的還有卡洛身上被燒焦的脖頸與黑色的掌心,再度回復原來雪白細嫰的膚色。

眾人慌張的繞過那團透露邪氣的陰暗雲霧,聚集在維里身後的那張白色大床,懷特也被莫爾先生攙扶在床邊,不安的看著那片雲狀體不斷變化。

沒過多久,黑雲幻化成四隻腳和一條細長尾端呈箭狀尾巴的怪獸,沒有人分得清楚那是什麼物體,而這隻怪獸的體型相當龐大,身長六尺多,頭部還未由雲狀體的型態轉化成形,就又被維里的左手抓住。

「啊─」雲狀體發出嘶啞聲,這時冒出的不再是白煙,而是黑色的煙霧,雲狀體似乎想從手掌中脫逃,不停扭動,黑煙也不時從指縫中竄出,卻仍無法逃出維里的掌心。

維里以命令的口吻:「我在等著。」

「我們需要很多的錢!啊─」雲狀體話還未說完,維里的手一緊,又令那莫名的魔物痛苦哀號。

「我沒騙你,是真的,這筆錢要用來……」魔物的氣息虛弱許多,聲音漸弱,維里聽不清楚魔物的話。

此時,身後卻傳來怪異的笑聲。

「咯咯咯─」身後的懷特不知為何發出怪笑聲。

「懷特醫生?」莫爾先生關心詢問,未料懷特猝然起身推開對方,並順手抄起桌上的十字架刺向維里。

「小心!」萊拉等人來不及阻止。

維里察覺到身後的異狀,斷然將左手緊握,把手中的雲狀團捏爆,再回身踢倒襲來的懷特與十字架。

「咯呵─」不知名的雲狀體魔物再次幻化為雲霧,轉眼間便逃離卡洛的白色房間,憤然大吼:「我記住你了!來自地……」話語隨著消失的魔物逐漸小聲而含糊不清。

 

「嘖!」維里追了出去,只見暗黑的雲團經由大廳外的小庭院離去,與原本陰暗的天空混雜在一起,雲霧難分,他只得瞪向遠方,發出不滿的語氣。

 

圖/文/EQUESTER VIR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者 的頭像
某者

江湖人 江湖劒 某者

某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WenLingFei
  • 一邊看著故事,同時,腦子裡也不停浮現著大法師之類的電影情節~

    恐怖,驚悚,懸疑,奇幻~是我偏好的電影類別~
    (不過太血腥暴力的有時候反而不愛)

    還是忍不住想說~你真厲害!


    :-D
  • 其實我覺得自己寫得很差,一直沒有把想表達的意思寫出來,
    或許是因為常看外國文學,而不是時下流行的輕小說,
    我總是覺得寫了太多不必要的描述,
    但這又是我想寫的東西,把很多細節,很多用文字讀不到,只能用電影或影像看出來的部份,
    全部用文字來表達出來,
    外國文學能這樣成為世界知名作品,但台灣.....

    某者 於 2014/03/21 20:35 回覆